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看得见你的地方 第六十章 一生只爱一人

作者:清子绘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31 13:43:16

邵墨将自己从回忆的思绪里拉了出来,咬着嘴唇,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退学?”

“那是合约里规定的,要签约就必须要退学。”林依安盯着邵墨,一时间不知如何辩解,只能如实回答。

“所以你就签了?”邵墨听见她这个轻描淡写的回答,差点没气过去。

林依安点点头,不解地看着邵墨。

邵墨用力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用力压制住愤怒,反问道:“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商量?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

“问你的意见干嘛?”林依安愣道。

邵墨睁大眼睛,用力忍住心中的伤痛,痛苦地低吟道:“合约那种东西你有认真看吗?里面的条条框框都是怎么写的你知道吗?你怎么能想都不想就签那么快?”

“你怎么知道我没想没看?”林依安有点生气。

“好啊,那我问你,分成是多少?”

林依安瘪着嘴,不回答。

“签约时间呢?”

林依安盯着邵墨,也没回答。

“一年有多少演出?一次演出多长时间?都要去哪些地方?会不会有一些什么奇怪的巡演?”

林依安微微动了动嘴唇,终于开口:“星翼是大型娱乐公司,不是你想的那种十八线小公司,别跟着瞎操心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邵墨听到她这回答,情绪激动起来,吼道:“就因为是星翼我才这么生气!你平时都不看新闻吗?一年有多少艺人跟星翼解约你不知道吗?他们是出了名的只把艺人当赚钱的工具,完全不管身体情况,就这种霸王条款你也敢签?你疯了吧?!”

林依安听完,露出了一副邵墨怎么也看不懂的表情,她苦笑着,眼里闪过一丝伤痛。

是啊,她是疯了吧。

为了那个人,她可以抛弃所有尊严,毁掉所有底线,颠覆所有认知,区区一个霸王条款算得了什么?

邵墨崩溃的声音在林依安头顶传来,将她从思绪中拉出来。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和学校申请了,你可以加入到我们的乐团里,以你的钢琴水平,应该去做钢琴家,在世界级的音乐会上演出,而不是和什么娱乐公司签约,你配得上更高雅的舞台……”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世界巡演,一起走向光明的未来……

后半句话他怎么也没能说出口,望着她冷漠的眼神,毫不在乎的样子,邵墨的整个世界都瞬间凝固了,那是固有的认知一下子被打破,整个人从天堂坠落到地狱,还没来得及实现的计划随之一起消失……

邵墨感觉被现实打了当头一棒,出现在电视剧中的情节居然发生在了生活中。

只是晚了二十天,只是没在她身边二十天,却感觉整个人生都与她错过……

人生的路仿佛走到了岔道口,他带着满心欢喜想牵着她走向美丽的未来。

而她,却选择了另一条路。

从此以后,她只会越走越远,更可怕的是,那条路,还有那个人陪着她。

想到这儿,邵墨只感觉眼前忽然一黑,整个世界都旋转起来,扭曲,变得混沌一团。那条曾经无数次向往过的道路,忽然变得一片昏暗,一点走下去的动力都没有了。

林依安撇撇嘴,有些莫名其妙:“我又没说要加入乐团。”

是啊,是啊,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是为了找到那个住在她心里的人,一旦找到了,拥有的一切瞬间都变得无所谓了,因为那个被她称为全世界的人,已经在身边了。

那么,她还需要什么呢?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邵墨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低垂着的头开始微微颤抖,从来也不曾想到过,美好到令人憧憬的生活会在这一次巡演过后全部遗失。

一切,全都变成了未曾想到过的坏与恶。

所有获得的荣誉都不再重要,因为……

最重要的宝藏已经被别人给挖走了……

邵墨的思绪变得混沌一团。

那我还要这些工具和藏宝图有什么用?

看着林依安不解的样子,邵墨忽然感觉心一下子沉到底,丝丝的冷风从破裂开的胸口灌进去,他用力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低吟道:“为什么你的事情我到现在还要从别人口中知道?”

林依安皱着眉头,感觉心情也跟着低落起来,她望着邵墨,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邵墨低沉的声音在林依安耳边炸开,她看着他,似乎能感觉到他好像是用力压制住了极大的痛苦一般,他又开口问道:“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只有我像一个傻子一样还眼巴巴地盼着等着……”

“不是,我是怕影响你演出……”林依安越说越没底气,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但邵墨从她的嘴型也猜出来了。

“你以为你不和我联系就不影响我演出了吗?”邵墨痛苦地反问道。

“林依安!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只把我当朋友吗?你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到我的心吗?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你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邵墨的情绪又激动起来,低吼着问。

“你到底有没有在乎过我?”他的眉头紧皱着,整颗心好像都被千年陈醋浸泡过,声音微微颤抖,感觉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他已经用尽全部力量去讨好她,几乎毫无底线地跟在她身后,甚至还可怜巴巴地央求她,陪着她。

可今天,他才发现,他自以为的真心对她来说原来只是像空气一样不值一提。

他的陪伴,也是可有可无。

当遇到问题,她的反应不是第一时间告诉自己,而是快速地搬走,带着所有行李……

就算她不肯和自己商量,至少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也行啊……

可是……她连电话号码都换了,逃离他身边,就像逃离一个可怕的野兽,那么快,没有一丝丝地犹豫。

邵墨垂下眼,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他猛地抬起双手,用力地按住林依安的肩膀,把她紧紧遏制住,仿佛在阻止她从自己身边逃掉。

他眼中强烈的占有欲,和野兽没什么两样……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幅样子的邵墨,林依安的心忽然像是被人揪起来了一样难受,望着他的目光也跟着沉痛起来。

她知道啊,她全都知道……

他为她做的所有事情她都看在眼里了……

她也是有血有肉,会呼吸会心跳的人,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她只是,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因为她一直的都是一个自卑到骨子里的人,一直活在深不见底的悲伤里,周围的黑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她吞噬。

每天在淤泥里摸爬滚打,就好像被海浪搁浅的鱼儿,拼命翻腾着,挣扎着,连呼吸一口都困难,又怎么敢接受这样奢侈的爱呢?

这样美好的爱,是只有天上才有的啊……

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他那么优秀,身边有那么多喜欢他的女孩子,每一个都比自己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

这样美好的人,仅仅只是想一下,就会有一种玷污了他的感觉。

林依安苦笑一下,自己骨子里自带的卑微,可能一生都无法改变……

有谁愿意天生活在淤泥中呢?我也想变得乐观又开朗,可我经历过的事情总将我再次拖向黑暗……

所以,后来的她,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孤单自闭,不再奢望爱,接受爱。不爱麻烦别人,总想把所有事情都做好,一个人死撑。生怕做错事和说错话,总是考虑事情的后果,永远在道歉,别人稍微对自己好一点,就会感动的不能自已。

脆弱又坚强,卑微又独立。

一生只敢爱一人,一生只配爱一人……

“不是的,不是的……”林依安红了眼眶,拼命地摇头,看着这样的邵墨,她痛得心都快要碎了。“我在乎你,太在乎了。你为我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你的心,我也明白……”

“我只是……只是……”林依安说着,慢慢蹲下身来,闭上眼睛,双手捂住头部,声音越来越轻,好像又回想起什么事情,整个人都仿佛坠入噩梦的深渊。

邵墨皱着眉头看着她,低着的头瞬间跟着一起痛了起来。

“没有办法做到。”林依安瞬间就哭了,豆大的泪珠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留下“吧嗒吧嗒”的声音。

“我心里一直都藏着一个很可怕的阴暗面,那个地方黑的要命,空无一人。我已经在那里待了好多好多年,每次当我想要出来时,就会有一双无形的手把我再次拖进去。这样的生活每天都在摧残我,逼疯我。”

“后来,我学着不再向外逃,就留在那片黑暗里,它给我什么我就接着什么,不再奢望,不再乞求,灵魂和身躯已经被压迫到没有任何感觉了,只剩下麻木还有无尽的疲惫。这样的我,带着满身淤泥的我,怎么配得上你?我心里的黑暗,连我自己都害怕。”

林依安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条条泪痕印在脸颊上。

邵墨低头看着她,屋内静悄悄的,只剩下林依安轻轻抽泣的声音,微风在窗外拂过的声音,还有他心脏碎裂的声音。

邵墨在不知不觉中屏住呼吸,他想开口,却又被另一个声音覆盖住。

“但是,每当我看到你,都好像看到了外面充满阳光的世界,它朝我呼喊着,想要把我带出去,我一天天地慢慢变好,连痛的感觉也能体会到了。我在努力走出黑暗,尽管这条路再艰难再遥远,只要你站在路的尽头,我就会努力前进……”

林依安慢慢抬起头,心情十分复杂地看着邵墨,轻声道:“我在努力走出来,只是请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

邵墨愣愣地看着林依安,时间都好像在这一瞬间静止了。

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

看着这样的林依安,他心里明明有那么多话想说,嘴巴却仿佛有千斤重,怎么都张不开……

邵墨抿着嘴唇,心情忽然好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怕她看见自己的情绪,居然鬼使神差地转身默默离开。

门外,邵墨无法控制的情绪终于突破喉咙的阻碍,细碎的哭声渐渐传了出来。

他的眼里闪着泪光,视线渐渐模糊,泪水不断地涌出,可却不知道那是因为悲伤还是喜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