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看得见你的地方 第三十六章 光华的背后

作者:清子绘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31 14:19:30

安然最近总是觉得特别累。

这种累是一种非常虚幻的感觉。不是熬夜写歌时的那种头脑累,也不是整日到处跑通告时的那种身体累,而是一种心灰意冷,心力交瘁的心累。

不眠不休的劳累是可以想办法克服过去的,但是这种心累毫无缓解的可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一点点恶化下去。

安然总觉得身边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监视自己,就连待在家里,也不敢完全放松,更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身体里的那根紧绷着的弦无时无刻不在摧残自己,一点点逼疯自己。

才刚刚出道三年,正是事业大好,前途光明的时候,他居然有一点后悔了。

名誉,掌声,鲜花,喜爱,明明是他以前最向往的东西,可现在却成了强迫他保持完美的罪证。

是啊,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在别人眼中,安然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所以必须时刻保持完美。

但只有他最清楚,那所谓幸运背后的付出。

安然原以为,训练时期的苦,一定是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了,只要熬过了那段时间,一切就都会好起来。

可是他错了,那时的他,无论如何也未曾料到,更艰难的时光还没降临。

现在这种心累的感觉,夹杂着无尽的劳累,苦难的回忆,还有身心俱疲时无人哭诉的孤独。那感觉就像一块沉重的大石头,狠狠地压在他的心头,说不出话,喘不过气。

这样的累,可比练习时期难熬多了。

昨天安然跑完一整天的通告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顺路赶去药店买了点感冒药和应急创可贴,然后在夜色中匆匆回家。

谁知没走多远,居然遇到了在路边蹲点的私生粉,他没时间思考,拔腿就跑,想跑到离家远一些的地方再把她们甩掉,决不能让住址暴露。

可谁知那群私生粉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追个不停,跑了好远的路她们还一直跟着。好在后来被一个女孩子救了,两人一起躲在一个昏暗的小巷子终于将私生粉甩掉。

夜很黑,安然没看清女孩的样子,但却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特别。那种见到他不会大声尖叫,激动到失控,或是疯狂要求合影的女孩子还真挺少了,她就是其中一位。

那种沉稳,冷静,还有临危不乱的气息第一次让他在那种情况下觉得莫名的安心。

安然以为,是因为那女孩不喜欢他,所以才会如此冷静和理智。

可他错了。她爱他,爱了很多年,爱到骨髓里,爱到全身的血液里。

因为只有爱到极致,才会去顾及他的感受,才会去担心他的安危。

女孩因他受了伤,两个膝盖几乎全部磕烂,鲜血直流,整盒的应急创可贴全给她用了……

这样的话就还得去一趟药店。

安然想到这儿,汗毛又竖了起来。一想到昨晚的那个场景,就特别发愁再回到那片区域。本来就是因为怕被人发现,所以才只能到小药店买东西,看来现在连小药店也不能去了。

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回家,因为秦真真打了十多个电话找他,可他到现在都没腾出空回一个呢。

估计待会儿又要挨骂了……

昨晚安然在街上游荡了好久不敢回家,因为怕有人偷窥,得知他的住址。若是住址被登出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之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安然在一年里连着搬了五次家。本来就不多的休息时间,又在路途和整理上消磨掉一大半。到后来,他干脆就搬到工作室住下,每次出门进门都由秦真真掩护。秦真真干经纪人这一行可是有年头了,别看她个子不高,长得小小的,但心里的计谋和鬼点子一个比一个多,有了她的帮助,安然已经好久没在家门口遇到私生粉了。可谁知,才消停了不到一年,又恢复原样了。

安然是又生气,又无奈,又心酸。全北京东南西北各个方向的住宅几乎都租遍了,如果再被发现,他真的不知道该搬去哪里了。

徘徊在街上,远远地望着自己家中明亮又温暖的灯光,却又不能回时,安然鼻子一酸,特别想哭。

人生总有那么些时候,感觉无处可去,无路可退,无家可归。每当这时候,都只能静静地坐在路边,看着或冷清或热闹的街道,学着童话故事里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靠回忆和幻觉取暖。

安然从外套里子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满是褶皱的照片,这张照片他一直带在身上,不管换多少件衣服,永远不离身,就这样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照片中的两个少年看似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两个人勾肩搭背,对着镜头灿烂地笑着。照片泛黄的边角让他不由自主地感叹道,时间过得太快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过去了……

生命也太快了,毫无预兆,就这么结束了……

那些一起策划好的未来,憧憬过的美梦,遥望过的远方,连一件也没完成,就再也没了机会……

安然感觉自己的视线变得朦胧,眼眶渐渐湿润,一滴泪‘吧嗒’的掉落,紧接着又是一滴。就这样一滴接着一滴,他坐在街头沉闷的哭了起来。

他再也承受不住了,像一只坚强了好多年的小兽,带着满身的伤痕,还有积攒了好久的委屈,终于哭了出来。

这一瞬间,他这么多年来的苦难犹如洪水般朝他袭来;练习时期的回忆也仿佛电影般一件件的放映在他眼前。

这一瞬间,他终于抛开偏见,撕开伪装;终于像了一次刚满二十一岁的少年,毫无顾虑地哭了出来。

这天晚上,安然在街头坐了一夜。天将明的时候,他顾不上身体的劳累,匆忙赶去公司,继续开始进行排了满满一天的通告。

如果那时候你问安然,相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心灵感应?那么他一定会坚定地回答你:

不相信!

如果真的有心灵感应,那么为什么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感觉到他的痛苦?

如果真的有,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未曾有过一个人问过他,你还好吗?

可安然不知道,在这座城市的另一头,那个下午救了他的女孩,正缩在墙角,强忍住心头莫名而来的刺痛。

当他徘徊在街头无处可去时,她正被噩梦缠身,痛苦不已;当他撕开面具终于落下泪水时,她猛然惊醒,用力地抱紧自己,试图寻找温暖;当他在街头静坐一夜时,她缩在墙角,也一夜无法入眠。

那种心心相印的感觉,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绳索,将他与她的心连接起来。

他快乐时,她也快乐;他难过时,她也难过。

他哭泣时,她的鼻子也跟着酸起来;他受伤时,她的心也仿佛针扎般难受。

这种奇怪又神秘的感觉牵动着她的心,无论何时何地,总能隐约感到相同的感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