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看得见你的地方 第二十四章 新的起点

作者:清子绘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31 14:17:30

林依安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就康复了,出院那天,邵墨按照约定带她去了那家酒店。

一进门,一股高贵奢华的气息扑面而来,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灯每个角度都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欧式桌椅整齐有序的摆放着,长长的纯白色桌布干净平整地铺在桌面上,每一个位子前都摆好了餐盘,刀叉有序的摆放在餐盘旁边,闪亮的可以当镜子用。每张桌子的正中央都放着一个白色的瓷花瓶,花瓶里的玫瑰优雅地盛开着,与周围的环境搭配的十分和谐。一台巨大无比的三角钢琴坐落在餐厅与大厅的交界处,上方柔美的灯光将黑白相间的琴键突显的更加高级,和周围的环境巧妙地融为一体,到处充满了异国情怀。

林依安看到这场景,用力地眨了眨眼,克制住内心的激动与兴奋,小声赞叹道:“哇,好漂亮。”

迎面走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头发一丝不乱地梳起,浓黑的眉如两把利剑一样,横在发鬓两边。俊魅孤傲的脸庞,不怒自威的双眼,再加上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不可抗拒的贵族冷傲的气息。邵墨走上前和那人寒暄了几句,目光就落到林依安的身上。

男人上下打量了林依安一眼,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轻蔑,默然地说:“就这小丫头啊?”

男人的目光让林依安感觉浑身上下冷飕飕的,尴尬紧张的气氛使她不敢抬头。

这时邵墨开口替她解了围:“嗯,她钢琴弹得不错,可以撑得住场面。”

听到这话,林依安感到有些奇怪。邵墨明明没有听过自己弹琴,为什么要这样义正言辞的为自己说话?

“是吗?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没什么自信,不像是能上台的人。”男人依旧一脸的不屑,讽刺道。

林依安听完这句话,猛地抬头,眼里多了一些羞愧和愤恨,那感觉像被人撕开包扎伤口的纱布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才刚刚见面不到一分钟的人对她会有这样大的敌意,他看她时的那种视如草芥的样子实在是让林依安很难受。她确实不是最好的,但她知道自己绝对不是那种不努力就想得到幸运女神眷顾的人。

“要不我给您表演一段?”林依安的语气中带着满满地不服输。

那男人显然被林依安突如其来的严肃惊到了,面前这个女孩,满眼都是坚毅的倔强,和刚进门时简直判若两人。她的眼神让男人感觉到,如果自己拒绝了她,那么她一定会固执地坚持,直到自己同意为止。

“可以,我拭目以待。”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翘起二郎腿,歪着头,静静地看着。

林依安走到钢琴面前,不慌不忙地抽开琴凳,坐到琴凳的前三分之一处,然后将琴凳调整到自己适合的高度,右脚轻轻放到踏板上,深吸一口气,抬手弹下已经练过千百遍的曲目。

那优美恬静的琴声,仿佛平静的湖面上,星星点点的小雨落下,荡起一阵阵涟漪。纤细的双臂来回飞舞,曼妙的身姿前后浮动,活像一个优雅的白天鹅。随着旋律的深入,她满满闭上眼睛,仔细聆听自己的音乐,陶醉地样子渐渐浮现在那张混杂着女人的魅惑和女孩的清纯的脸上,带着她独有的自信与倔强,将每一个音符都弹奏的淋漓尽致。

渐渐地,沙发上两个男人的表情都发生了变化。一个眼里带着震惊和不可思议,另一个眼里带着满满的自豪和爱意。

在邵墨的记忆里,没有哪个人能将自己和音乐融合到如此境界,而她却能深深地沉浸在其中,与音乐合二为一。所弹奏的每一个节拍都无可挑剔,每一个感情都处理的恰到好处。

林依安对音乐如此深刻的理解是邵墨学琴十二年来从未见过的,和其他的音乐生不同,她完全没有初学者的那份紧张和小心翼翼,每一个音符都像是从灵魂中蹦跳出来的一样,夹杂着自己对音乐深刻的感悟。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男人站起身,清脆响亮地一下一下地拍着手,缓缓走上前,“确实弹得不错。”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男人主动向林依安伸出手,朝她抿嘴一笑,眼神中带着深深兴趣和好奇。

“您同意了?”林依安欣喜若狂,连忙伸手回握。

“嗯,不过……”男人说完转过头,看了眼邵墨。

林依安听到这句不过,心情瞬间又吊了起来,忐忑不安。怕错失良机连忙补充:“如果您认为我有什么不足就直接告诉我,我一定会努力提高自己,一定会努力达到您的期望。”

“我不是那个意思,这只是个钢琴伴奏,不用弹得太好。”

“不不不,这不一样,我对自己的要求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别说是在这样豪华的酒店里弹钢琴,就算是到外面卖艺,我也必须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认真。所以您如果有什么对我不满意的地方,就请一定告诉我。”

“我是想问你平时也能来吗?工作日的时候?”男人眼中有些期待。

“啊,可是平时要上课啊。”林依安想了想,有些抱歉。

男人垂下眼,有些失望。

“也不是完全没时间,我下课后有大概两个小时的空闲时间。”

邵墨在一旁站着,听到这儿,终于忍不住发话:“学校到这里来回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每天都来那你的功课怎么办?你还想用吃饭睡觉的时间补作业吗?你的病才刚好。”

“哎呀,没关系了,我心里有数,而且我坐地铁很快的,没你说的那么长时间。”林依安连忙解释道,生怕失去这个赚钱的机会。

“那这样吧,你工作日每天下课后来一个小时,周末全天怎么样?”

林依安看了看邵墨,有些犹豫。

“给你加钱。”

“好!”林依安一听到加钱两个字,果断地答应下来。

“那就这样说定了。”男人笑笑,从西服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林依安。林依安接过名片,江逸尘三个字印在名片上方,黑体加粗,格外明显。

“江老板。”林依安笑嘻嘻地看向江逸尘。

“现在也该让我知道你的名字了吧?”江逸尘表情冷淡,嘴角却不自觉的勾起了一点点的弧线。林依安正忙着开心自己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完全没注意到,反倒是在一旁的邵墨眼尖发现了。

邵墨感觉怪怪的,在他的记忆中,江逸尘一直都是个很冰冷的人,表情总是很严肃,很少见到他笑,而且他是个很有原则的人,绝不会为了什么打破自己的规矩,可是今天……

“我叫林依安。”林依安清脆爽朗的声音把邵墨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我也是北音的学生,跟邵墨是校友。”

“我知道。”江逸尘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个,尘哥……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邵墨一手揽过林依安,和江逸尘道了别,转身就要离开。

林依安无奈被拉走,一步三回头地看向江逸尘,“江老板,我明天来上班可以吗?”

“可以,你想什么时候来都行!”

林依安听见江逸尘的话,特别开心地转过头,回过神来后感觉到肩上很重,仔细一看才发现邵墨的手一直揽着她的肩膀。她慌张地抬头往邵墨的方向看,谁知邵墨也正好看向她,两人对视的一瞬间感觉空气都凝结了,邵墨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愣了几秒钟后连忙将手松开,林依安也不好意思地别过头来。

“你最近身体感觉好些了吗?”邵墨主动发问,想要缓解这尴尬的氛围。

“好多了,已经痊愈了。”

“那就好。”

几句简单的对话后,气氛又变得寂静起来。

一路上,两人再无对话。邵墨想再多和她说几句话,但是他们的共同语言实在是太少了。每次话一到嘴边,就会因为觉得太过私人咽了下去。林依安也想主动找话题聊,可她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说什么。

回到宿舍后,林依安在刷牙的时候收到了一条来自邵墨的短信,短信内容是:今天你表现很好,加油。

林依安笑笑,将嘴里的泡沫漱掉,用毛巾擦了擦手,在手机上打道: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一分钟之后,手机页面又再次亮起来:不客气,这是我的荣幸。

林依安回复道:哈哈,那晚安啦。

发完这句话,林依安就关了灯抹黑上床,手机则放在书桌上充电。

同一时间的另一间宿舍里,邵墨正坐在椅子上,双手捧着手机,小心翼翼地在对话框里打字:明天要一起去看电影吗?

邵墨摇摇头,将打好的字全部删掉。这个邀请还是太过私人了点,可能会让她觉得别扭。

思考片刻后,他又打下一行字: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邵墨又摇摇头,按了删除键。这不是废话吗?今天不是都知道了她明天要去弹琴打工吗?这么问太愚蠢了。

邵墨把头低下来,颓废地挠了挠头发,闭上眼睛用力按了按太阳穴,然后起来继续和短信较劲。

五分钟后,林依安的手机页面再次亮了起来,和邵墨的对话框里多了一条新消息,这次上面只有两个字:晚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