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看得见你的地方 第三章 生活是不是对谁都这么残忍

作者:清子绘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31 14:21:26

不知道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多久,只记得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周围寂静一片。

林依安摸出手机,缓缓从床上坐起来,滑动接听。

“安姐!你在干嘛呢?”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非常愉悦的声音,还伴随着阵阵音乐声和人群的欢呼声。

“睡觉。”林依安冷冷地回答道。

无论是说话的语气,内容,还是周边环境的气氛,林依安都显得格外孤独。

“啊?我没吵醒你吧?”樊宇彬大惊失色,而后又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睡这么早啊?才八点。”

“你有什么事吗?”林依安打了个哈欠。

“啊,我们这边有个特high的party,想问问安姐你来不来?很好玩的!有好多好吃的!”樊宇彬特别激动地问道,因为那边现场的声音非常大,樊宇彬快要被震得耳鸣,说话声音也自然是大了好几个分贝。

林依安被吵得直皱眉,把手机稍微从耳朵边挪开了一些,回答道:“我没兴趣。”

樊宇彬有点失望,但还不想放弃,继续进攻道:“别啊安姐,你整天练琴学习,人都快累坏了,来玩玩放松一下不好吗?”

“不好。”意料之内的回答,还有依旧冷漠的语气,都令樊宇彬受伤不浅,内心的挫败感让他突然没了参加派对的心思。

樊宇彬想说话,却被林依安的声音打断:“我很累了,想休息,先挂了。”

而后,电话被挂掉,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提示音。

樊宇彬拿着手机站在原地,似乎能感觉到林依安的心情不太好,他又在微信中点开和林依安的通话页面,飞快地打下一大段话:安姐,我知道在你心里学习是第一位,你不喜欢在别的地方浪费时间,努力学习固然重要,但是劳逸结合也必不可少。音乐中不是常说演奏要有感情吗?你这样一直连轴转,根本不休息,像个机器一样工作,怎么弹得出有感情的曲子呢?那天你走的时候我就感觉你心情不是很好,我想找你聊聊天,想陪你出去玩,放松一下心情,但你一直没给我机会。今天这个派对是朋友邀请我来的,我一看到这个氛围时就想起你了,一直想着如果你也能来喊一喊,跳一跳,甩掉身上的压力,心情是不是就能好一点了?所以我马上就给你打电话了。你要不再考虑一下?我等你。

樊宇彬按了发送键,一整面的文字瞬间就传送过去,可等了好长时间都不见回应,他有点失望,又写道:这个派对规模很大,现场人很多,我听说有不少明星网红都来了。如果你嫌吵,我们可以去离舞池远一点的地方坐着,或者到室外待一会也可以,这里吧台泳池什么都有。

本来没报太大的希望,结果第二条信息发完不到一分钟就收到了回复,上面写道:我去。

樊宇彬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两个字,脑子有点短路,怕自己理解错了,又问道:你这个“我去”是在感慨,还是实际意义上的“我去”?

那边回复:等我。

樊宇彬看到这两个字脑子轰地一下就炸开了,心里不知道有多欢喜,看来自己的劝说是有功效的!看来学姐真的有在认真看他写的话!

樊宇彬拿着手机,跑到于可面前,举起手机,把和林依安的通话记录展示给于可,得意洋洋道:“看吧,我说什么来着,安姐说要来!她说让我等她!”

于可皱着眉头凑上前,粗略地阅读了一下樊宇彬说的话,大部分时间都在看林依安发的那两个字:我去和等我。

于可抬起头,看樊宇彬那开心的样,忍不住打趣道:“你小子可以啊!”

樊宇彬甩给他一副“那是必须的”的模样。

“喂,你可得好好感谢一下我啊,要不是我今天下午发的那条朋友圈,林依安怎么会要求要来?你说对吧?”

“屁啦。”樊宇彬瞥了他一眼,“明明是我的真心打动了她,关你什么事啊?”

于可有点不爽:“那我也是有功劳的好不好?林依安生平第一次点赞的朋友圈是我发的!”

“内容还是我呢!”樊宇彬瞪着他,“不过看在安姐点了赞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给我拍的那么丑了,算是你将功补过吧。”

于可说道:“你回头真应该去买几张彩票,今天可是你的幸运日啊,白天被女神点赞,晚上连女神都邀得出来,了不得啊!”

樊宇彬仰着头,抿着嘴,一脸得意。

于可又道:“我觉得照这个趋势下去,学姐很快就能接受你了。到时候功成名就,玉树临风,还追到了乐团里最厉害的女神,要上天啊你这是!”

樊宇彬被于可吹得都有点找不到北,两眼直冒星星,描述的场景好像已经在眼前出现了。

他咳咳嗓子,让自己从幻想中清醒过来,整理了一下衣着,问道:“于可,我头发乱不乱,造型还在吗?”

于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樊宇彬看他一点也不认真,怒道:“笑屁啊,快帮我看看。”

“哈哈哈哈,不乱不乱。”于可见到他这幅样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你今天头发十级台风都吹不乱。”

“那就好。”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樊宇彬接下来半个小时内的举动可一点也不好,整个人紧张的要命,在地上走来走去,没事就看看手表,还总往厕所跑。

于可被他转得心烦,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酒杯,皱起眉头问道:“你能不能消停点,烦死了。”

樊宇彬手里攥着手机,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问:“于可,你说安姐怎么到现在也不来,都半个多小时了,她是不是反悔了?”

于可抿了口香槟,头也没抬地回答:“反悔不一定。”

樊宇彬放心了。

“有可能是耍你,压根就没打算来,所以也不算反悔。”

“你!”樊宇彬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得了吧,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那样?”

于可瞥了他一样:“安了吧你啊,你也不看看路程有多远,咱们来的时候不也半个多小时吗?更何况她还人生地不熟。”

“也是啊。”樊宇彬挠挠头,坐到于可身边。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接她?”樊宇彬又问,“让她自己来是不是太没绅士风度了?”

“你不是发定位给她了吗?安姐那种性格,我看是宁愿自己找也不想让别人去接她,太强势了。再说了你本来就不是绅士好吗?非给自己立什么人设?”

“我立人设?”樊宇彬满脸问号,整个人猛地扑上前去:“我掐死你!”

于可没有防备,被扑了个正着,酒杯里的香槟洒了一裤子,他慌忙想站起来,却被樊宇彬狠狠遏制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老樊,哎呀,酒都洒了,你起来!”于可反手按住樊宇彬的胳膊,想把他撂倒,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看到了舞池那边的一个黑色身影。

“哎哎,你看那是谁?”于可的注意力全被那人吸引过去了。

樊宇彬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

于可又呵斥道:“别闹了,你看那是谁?”

樊宇彬应声回头。

离休闲区五十米远的舞池,星光璀璨,人声鼎沸,每个人都在尽情的摇摆,却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逆行,穿梭在人群中,仰着头,仔细又小心地看着每一个人的面孔。

她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迷路了,感觉是在刻意地寻找谁。

因为不会有人挑人最多的地方走,更何况她还是拼命地往里挤。

樊宇彬皱着眉头向那边看,再三确认后朝那人招手,大声喊道:“安姐!在这边!”

在这样喧闹的地方,就算是人贴人,说话都听不见,更何况是这么远的距离了。

樊宇彬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不再大喊,而是直接走过去找她。

林依安穿了一身黑,还戴了渔夫帽和口罩,在昏暗的舞池里,不注意看,就会被当成是别人的影子,樊宇彬找了好久才把她从里面挖出来。

走到休闲区,林依安摘下口罩,终于喘了一口气。

樊宇彬递给她一杯饮料,关切地问道:“安姐你为什么要戴口罩啊?身体不太舒服吗?”

林依安愣了一下,接过饮料,轻声回答:“啊,我……那个,最近有点感冒。”

“没事吧?”樊宇彬担心地眉头都皱到一起去了。

“没事。”林依安轻轻地回答道,眼神还在朝舞池那边瞥。

樊宇彬点点头,注意到了她的眼神,问道:“安姐是想跳舞吗?为什么总看那边?”

“啊,没……没有。”林依安摇摇头,“因为那边太热闹了。”

“哈哈哈,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在这里尽情玩一晚上,第二天心情会放松很多的。”樊宇彬将右手伸到林依安面前,微微弯腰,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问道:“那……你愿不愿意和我共舞一曲?”

他望着她的眼睛温柔似水,声音也十分的有磁性,让人无法抗拒。

昏暗的灯光,躁动的人群,喧闹的音乐,所有的一都似乎都在为他们营造气氛。

林依安轻声道:“对不起,我不想跳。”

“想”这个字用的很巧妙,强烈地宣告了自己的心情和态度。

和“不会”或是“不敢”一类的词语比起来,这个词在樊宇彬面前有用多了。

因为他向来尊重她的选择。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樊宇彬站在原地,慢慢收回伸出的手。

一伙人从他们身后走过来。

“老樊。你在这儿啊,找你半天了。”一个头戴发带的男生走上前,揽过樊宇彬的脖子。

樊宇彬顺势转身,发现身后围满了人,而且个个长相精致酷帅,穿搭在线,活生生一个偶像天团的感觉。

即便是樊宇彬这种人间极品的长相,站在这些人的中间,都感觉有点自卑。

那男生又问道:“我们要玩真心话大冒险来了,你来不来。”

樊宇彬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无聊。”

“怎么就无聊了?”男生皱着眉头问。

“都多大了还玩?”樊宇彬又道。

“玩游戏和年龄有什么关系?”男生哭笑不得。

就在两个人还在为游戏较劲的时候,其中一个男生眼尖地注意到了站在樊宇彬身后的林依安,问道:“老樊啊,这位是谁?”

樊宇彬转过头来,看了下林依安,轻声回答道:“这就是我之前和你们说的那个学姐。”

一群人恍然大悟,笑着围上前,想看看樊宇彬口中这个堪称完美的学姐到底长什么样。

看着林依安被一群人高马大的帅哥团团围住,樊宇彬瞬间有一种地位受到威胁的紧张感,他朝林依安那边挪了几步,用身子把她护在身后,挡住他们的目光。

室内灯光昏暗,派对球旋转着,闪耀着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其中人一个看不清林依安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一步,却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推开。

樊宇彬似笑非笑道:“不是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吗?快去玩吧。”

“那个学姐不来吗?有女生更好玩呢。”

不知道是谁提议,众人瞬间沸腾,连连拍手叫好,你一句我一句地“邀请”林依安一起来玩。

樊宇彬被他们这样的起哄弄得有点心烦意乱,连连拒绝道:“不去不去,她不喜欢玩。”

男生们感到有些挫败,其中一个人问:“你怎么知道学姐想不想玩?她又没说。况且她现在也不是你女朋友吧?没必要这样控制她吧?”

樊宇彬被怼得接不上话来,脸颊气得通红。

“那学姐愿不愿意一起来玩呢?”

樊宇彬转过头,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似乎在用眼神恳请她不要去。

林依安没看见他的表情,眨眨眼,笑道:“好啊,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

听见林依安的回答,众人欢呼不已,还有人对着樊宇彬那张通红的脸调侃:打脸了吧哈哈哈哈。

樊宇彬站在原地,看着一群人围着林依安朝休闲区的座位走去,猛地怒喊道:“喂,等我一下。”

一群人诧异地回头:“你不是不玩吗?”

“我说无聊,又没说不玩!”樊宇彬板着脸追上去。

嬉笑打闹声中,林依安微微回头,抬眼望去那片人最多的舞池。

舞池灯光闪烁,人声鼎沸,朝气蓬勃,她却感觉那里冷冷清清,仿佛空无一人。

他没有来......

林依安的眼神有些苦涩。

失望,但却又庆幸。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