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看得见你的地方 第一章 音乐天才林依安

作者:清子绘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31 14:41:47

“所有人停止!”浓厚又响亮的指令发出,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前面。指挥家黎景仁老师手里拿着指挥棒,眼神透过镜片落到面前的琴谱上,开口道:“第十六小节大提琴慢了半拍,节奏要控制好,第二十小节长笛再稍微重一点。所有人从头再来一遍。”

话音刚落,随着黎景仁老师手中指挥棒的摆动,偌大的练习厅被音乐逐渐填满。大提琴低沉浓厚,小提琴优美明亮,圆号音色圆润迷人,双簧管略带沙哑,指挥与旋律相辅相成,交相辉映。

正当演奏者们都沉浸在音乐中,享受着音乐的洗礼时,黎景仁老师的指挥棒却停止挥舞,左手做了一个“收”的动作。

一群人诧异地抬起头向前望去,只见黎景仁老师侧着头,无可奈何地望向坐在三角钢琴前的林依安。她目光呆滞地盯着琴谱,双眼都出现重影,整个人好像沉浸在什么事情中,完全没注意到周围发生了什么。

黎景仁老师依旧毫无表情地盯着林依安,全场逐渐陷入尴尬的寂静中。演奏者们捧着手中的乐器,一言不发,面面相觑。

要知道,作为名列前茅的交响乐团,又在不久后有很重要的音乐会,分秒必争地训练已经算不了什么,乐团中大多数人都甚至做到了“闻鸡起舞”、“废寝忘食”,甚至是“头悬梁锥刺股”的状态,整天惜时如金,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练琴。

可就在今天,这个万分重要的排练时间,居然为乐团里被人称作神话的首席钢琴家林依安破例停止了三次,而这三次的原因——竟然都是走神。

黎景仁老师朝低音大号手使了个眼色,他捧起大号,用力地吹了一个单音。浑厚低沉的音色一经发出,巨大的演奏厅瞬间被声音填满,就连其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演奏者们都被吓了一跳,更不用说正在走神的林依安了。

她猛地回过神来,眼睛落到右前方的黎景仁老师身上,一看见那带着些埋怨的眼神,瞬间觉得脸颊燥热起来,就像是偷东西被人当场捉住那般窘迫。林依安不好意思地咧咧干涩的嘴唇,喉咙干得直冒烟,还没等说出话来,就被另一个声音覆盖住。

“林依安,已经第三次了哦。”黎景仁板着脸,一字一顿地道。“你不想让我失望的对吧?”失望两个字被他说得很重,在众多师弟师妹的目光中,显得格外尴尬。

林依安看着黎景仁老师的眼睛,轻轻摇了摇头。黎景仁叹了口气,似乎是不想再浪费时间,转过身,道:“所有人准备,我们再来最后一次。”

音乐随着指挥棒的节奏缓缓流出,林依安垂下眼,熟练地弹奏出练习过千百遍的曲目。音乐循序渐进,愈发激昂,最终落到一个稳定的和弦上。

时常一小时的合奏排练结束,演奏者们都在争分夺秒地收拾场地。林依安站在钢琴旁边,眼睁睁地看着演奏厅里的谱架和椅子逐渐消失,只留下空旷的大厅。以往她每到这时候都特别庆幸,因为作为乐团里唯一的钢琴手,每次训练完她只需要轻轻将琴盖一扣,收拾一下乐谱就行了,在别人还在小心翼翼地将乐器放回琴盒里时,她就已经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

可是今天,林依安却站在原地,根本不敢离开,因为她有预感,黎景仁老师一定会单独找她谈话,一定会!

果然!还没等思绪消失,黎景仁就缓缓朝她走来。林依安紧张地连看都不敢看他,只得低头假装盯着地面。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林依安感觉今天现场所有人都收拾地飞快,似乎在为她和黎景仁老师的谈话争取时间,不到半分钟,演奏厅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最后一个离开的人还顺手把大门关上了,气氛更加压抑。

林依安看着黎景仁老师的脸,他的五官十分精致,鼻梁高挑,眼窝深陷,眼睛深邃有神,一副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头发全部梳起,用发胶固定,西装革履,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有气质。

林依安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

“最近感觉你状态不太好啊,总是走神。”黎景仁老师率先开口,语气并无林依安想象中的那样急躁。

林依安吞吞吐吐地道出几个字:“对不起……”

黎景仁老师又继续道:“依安,老师知道你特别努力,又有天赋,像你这样的钢琴天才真的是我做指挥家这么多年从来没遇见的。我特别佩服你,也喜欢你。但是,有一点我相信不需要我说,你也应该明白。”

黎景仁老师顿了一下,眼神变得更加严肃:“音乐这条路,天赋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每天不断地刻苦练习。一天不练琴自己知道,两天不练老师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你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爬到顶端,如果现在放弃,我敢保证,不出三天,你就会被别人落下,你的首席钢琴位置,也快要拱手让人了。”

“对不起,老师,我最近总失眠。晚上睡不着,白天没精神反应也慢。”

“这样可不行啊,你得尽力去调节,下个月就要演出了,不管怎么努力,都必须恢复到以前那样。”黎景仁老师的语气十分轻柔,仿佛在语重心长地劝解一个孩子。

林依安垂下眼,轻声道:“黎老师,您说的我都明白。钢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热爱,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今天给您添的麻烦,万分抱歉,我一定会尽快调整状态,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林依安说着,对着黎景仁老师深深鞠了一躬。

与此同时,演奏厅紧闭着的大门外,两个少年你拥我挤地趴在门上,透过细微的门缝拼命向里看。

“哎,老樊,我好像看见你女神朝黎景仁鞠了一躬,她是不是要退出乐团了?”于可趴在门缝上,一边看一边抬手拍了拍身边的樊宇彬。

“什么?让我看!”樊宇彬挤进去,眯起一只眼睛,朝里面看。门缝特别小,除了一点虚影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樊宇彬急了,直接不顾形象地岔开大长腿,俯下身试图找各种能看见里面的角度。

“喂,我说,您老人家也注意点形象好不好,你这个姿势我很尴尬的。”于可摸了摸鼻子,还在思考要不要告诉他现在的姿势有多妩媚。

“少废话,你尴尬你就走!”樊宇彬连头也没回,怒道。

于可咂咂嘴,自讨没趣地后退几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樊宇彬这样了,只要一谈到关于林依安的事情,他整个人就变成前所未有的认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说她女神的坏话。

包括于可在内,就连他这个认识十五年之久的发小也不可以!

于可心里虽然有些小小的不爽,但一想到对方是被万人敬仰的钢琴家林依安,就瞬间感觉樊宇彬这样喜欢她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毕竟人家优秀嘛。

二十三岁就当上交响乐团首席钢琴家,上千人的音乐会信手拈来,连续一个小时的钢琴独奏演出从未出现过半点差错。当然,除了天赋异禀的优势外,她的努力也是无可挑剔,就是那种别人口中“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的经典代表。

这种神仙级别的师姐,别说是樊宇彬了,就连于可都按耐不住仰慕之心,佩服地五体投地。所以,每次樊宇彬想要偷偷跑来看林依安的时候,于可都会不由自主地要求一起跟来。

不过他和樊宇彬不一样的一点是,于可对于林依安,完全只有敬佩之心,要求一起跟来,也只是为了在门外听听大师级别的钢琴家弹琴,每次偷听完,都有一种赚了的庆幸感。

于可垂下眼,才刚把自己从思绪中拉出,就看见樊宇彬撅着屁股十分妖娆地贴在门上,周围有多大的声音都影响不到他,连路过的师弟师妹们对他指指点点,都根本察觉不到。

于可也正是想到了一这点,默默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悄无声息地点开照相机,将魔爪对向樊宇彬的屁股,飞快地按下拍照键。于可满意地点点头,看了看手机相册里整整一页的“艺术照”,意犹未尽地想再换角度多拍几张,谁知樊宇彬突然转头,吓得于可把手机都掉了,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贼心虚。

樊宇彬把耳朵贴在门上,问道:“于可,你过来听听他们在说什么,怎么没声音了。”

还没等于可走过去,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樊宇彬毫无防备,顺势跌到里面,摔了个正着,他猛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熟悉的面孔。

四目相对,异常尴尬,连于可都愣在了原地。

林依安皱着眉头盯着他,问道:“又来?”

樊宇彬飞快地起身,拍了拍裤子,假装不在意道:“啊,我……我那个,路过……对,路过!”

林依安叹了口气,直接从他身边掠过,轻悄悄地走掉。

“哎哎,学姐,你别走啊,等等我。”樊宇彬快步追上前,迈着小碎步跟在林依安身后,但是这家伙的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光是腿长就能直接秒掉普通人,林依安在他面前整整矮了一个头,知道的是他在搭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找架打呢。

林依安手里捧着乐谱,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头也不回地一路向前走,完全不想搭理身后那个小迷弟。

“学姐,学姐!黎景仁和你聊什么了?你刚才为什么要和他鞠躬啊?”

“学姐,你之前钢琴比赛的视频我看了,弹得真好,太惊艳了!”

“学姐,你饿不饿啊,我知道有家海鲜餐厅特别好吃,我带你去啊?我请客!”

“哎哎,学姐,你别不理我嘛。”

尽管林依安没有任何回应,表情冰冷得像个冰块,但心里还是控制不住地想,不得不说,樊宇彬这小子的耐心和毅力真的是一般很少有人能做到的,每天像个跟屁虫一样黏在自己身后,不是日常关心就是狂吹彩虹屁,听得耳朵都长茧子了,他居然还没说够?

“你能不能别来烦我?”林依安终于开口,扯起干涩的嘴角对他苦笑了一下。

“这怎么能是烦你呢?”樊宇彬特别认真地纠正道:“这是关心!关心好嘛。”

“我谢谢你啊,我这里有一堆曲子要练,忙着呢,没时间接受你的关心。”

话音一落,樊宇彬一脸委屈地看向林依安。

面对这样一张嫩得能掐出水的脸,林依安内心毫无波澜,冷着脸,回敬给他了一个能杀死人的眼神。

齐耳短发遮住眼睛,显得颇为冷漠。

樊宇彬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问道:“学姐,你这么厉害还需要练琴啊,你不是一看就会吗?”

“我以为练琴是只有我们这种凡人才会做的事情。”

“你是不是闲得慌?还不去练琴?”林依安一阵无语。

“练完了!我今天练了八个小时呢!手都要抽筋了。”樊宇彬迫不及待地邀功,“这不嘛,一结束就来看你了,都想死你了。”

林依安轻轻“哼”了一下,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道:“你老师没和你说琴练多了也不好吗?”

“没有啊,我只怕练得不够多,不够好,不能像学姐你一样优秀呢。”

“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学姐?这里又不是学校。”听到学姐这个词,林依安心里莫名其妙觉得难受,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又想起了学生时代发生的事情吧。

“好啊,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樊宇彬秉着一副“您的话就是圣旨”的态度,爽快地答应了。“叫你师姐可以吗?或者安姐?依安?宝贝?Honey?……”

樊宇彬正乐此不疲呢,结果被林依安狠狠瞪了一眼。

“都不喜欢啊……”樊宇彬瘪着嘴,垂下眼,“那我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再告诉你吧。”

“对了,那个学……呃……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不留长发呢?我不是说你短发不好看,只是很好奇,女孩子不是都喜欢又长又卷的头发吗?你为什么要剪这么短?不过也挺酷的,我喜欢!”

林依安心里猛地一惊,突然感到一阵头痛,然后是心痛,全身上下都像是被车轮碾压过的痛苦,心头好像瞬间有亿万根针用力扎去。

她眼里满是隐藏不住的仓皇,飞快逃走。

樊宇彬诧异地看着林依安离开的背影,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想追上前道歉,但又怕再惹她不开心,只能望着她愈行愈远。

林依安用双手死死护住头发,跑到没有人的角落,慢慢蹲下,将头埋进臂弯中,眼里竟是惊恐。

她不该想起的,不该想起的!

那些本该消失的回忆,应该随着过往一同烟消云散……

她答应过他,要好好生活,要做最优秀的人,要幸福。

可是……带着永远也摆脱不了的噩梦,到底要怎么好好活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