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那场电影 第40章 黑化

作者:明大师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1-01-18 21:35:08

我在家礼拜了列祖列宗,向过去的恋爱脑李海海告别,顶着谢领导莫高官强大背景以及文坛新起之秀的名声赞誉,我成功回到了炼狱般的汉鼎一中。从进汉鼎校门的那一刻开始,我一路受到鲜花迎接和各类“好心人”的热情接待。

我回头看着那扇校门,从前我便是从那灰不溜丢地爬出去的,现在,我钮祜禄◎李海海功成名就地回来了。谁要是再敢跟我甩手段玩心机,我要他黄泉碧落,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次,我要打破所有的不公和既成的套路,让这风起云涌的世界,从此天下太平。

在尖叫声中,我风风光光走进了那座如同荆棘丛般、一刻都不能不留意的教室。往日的冷淡的同学忽的热情似火,仿佛我要什么,他们都会似的。

……

周日放学后,我本欲回家,没想到途径科学楼时,却碰到了楚修杰正揪着一个女生的头发,对她东摸西摸。

不仅如此,楚修杰占了便宜后,还威胁那女生,说:“给我一百块钱,否则,要你好看。

那女生像是被别人伤害的常客,眼中满是绝望。

我没想太多,跑过去狠狠扇了楚修杰一记耳光,“老子见不得脏东西。”又怒轰:“滚!”

我太明白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该让就让,不该让的,一句话也不能。

“李海海,你又打了我一巴掌,我记住了。今天你能重新回到学校,指不定明天又灰溜溜地滚回你的狗窝。 记住久久小说网址m.jjzw.cc

楚修杰色厉内荏,急忙放了那可怜的女生。

“老子当年打架时,你还只是只小耗子,就你,也敢编排老子,趁早给老子滚的远远的,不然别怪我不念同学情份。”

“还有小子你给爷记住,从前那个卑微如蝼蚁的李海海已经死了。”

我紧皱眉头,像一个愤怒的火车头,喷出一缕缕呛人的浓烟。

“还不跟她道歉!”我眼里划过一刀利光。

他与我一起长大,曾经也生死与共过,对于我过去为帮朋友扫除经常在回家路上敲诈他钱财的流氓而将他们打进医院的威名如雷贯耳,我话刚一说完,他就匆忙向那女生道了歉,像人人喊打的狗,爬出了校门。

那女生见他真走了,依然留有余惊,腿不由得发软,瘫倒在地。

我见了,连忙扶了那女生坐在了路旁的凉椅上。

“我叫李海海,以后你要是还遭遇这种情况,报上我的名号就会没事的。”

“我认得你。”那女生低下头了。

她认得……我百思不得其解,她的长相十分普通,滥大街的那种长相,细看才发现她是我的同学——阿静。

……

“你记住。老实,是一种很好的

品质,但老实过了头,就变成了懦弱,不仅会被人瞧不起,甚至还会被人欺负。人不能太老实,否则就叫懦弱,该反击的时候一定记得反击。人狠起来,鬼都怕,所以不能太懦弱。”

“心若软弱,纵铁甲难护。而解救自己软弱的,不是眼泪,而是打破现实的决心。我要走了,记住,少吃点亏。”

我走向了校门,阿静只能看见我高大挺拔的背影。

可能我并不知道,我习以为常的助人为乐,在阿静看来,却是上帝为她开了一扇能带来一丝光明的天窗。

可能我始料未及的是,就在我转身只留下潇洒背影的时候,莫山山已经观察我很久了。她看我的眼光特别妩媚温柔,带着欣赏的成分。

……

阿静喜欢绿梅,人多的时候,她总喜欢倚门回首,却把绿梅嗅。雨下起来了,阿静往她家方向走着。

她是个南方孩子,她事事迁就,步步退让,却一次又一次地被,践踏、被欺辱。她害怕,她恐惧,她只想一个人走在一条空旷的大街上。

她张望蔚蓝的天空,灵魂几经颠波。回首走来的日子啊,她却觉得什么也没发生过。爱她的,离她而去,唯有的,尽是欺凌她的人,玩乐她的人。

她心里有本账,一笔一画,记得很清楚。那些欠了她债的人,她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她开始跑啊,跑啊,哪怕像狗一样活着,哪怕暴雨冲刷着她弱小的身躯,她也要追上前方那辆白色面包车。

“我欲平凡度日,却被卷入名利之争。我欲真心待人,却被拒之门外。这世上的理呀,说得清吗!”提莫朝着那发光发热的白色面包车宣泄她所有的恨。就在这时,阿静身后的黑色小车失控了般撞向了她。

她笑着,这般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正她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那辆黑色小车却突然刹住了。

“谁软弱,谁就会被消灭。”伴随着这个陌生的声音,她浑身散发了黑色的奇光。

她没有发生车祸,她还活着。

“你是谁?”

那声音没有回答。

……

这一夜,明月当空,一个女孩站在她家里的阳台上,含泪的双眼始终没有离开那一株枯萎的绿梅。

她不禁有些感慨:“绿梅生于南方,一旦到了北方即死,如今这绿梅,便是在南方也快要死了。”那个女孩,就是阿静。

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软弱的人罪恶最深。”阿静忆起那个陌生声音的话,似笑非笑着。

“你想报仇吗?”

“想惩治那些羞辱、殴打过你的人吗?”

这排山倒海般的陌生声音在提莫耳中东窜西窜,她有一点不明所以。想?怎会不想,只是……

“只是苦于没有那通天彻底的本事,对吧。”

那声音淡然自若,仿佛对阿静了如指掌。阿静虽有些恐惧,更多的却是警惕。在一次又一次伤痕累累后,她再也相信不了任何人。

瞧着四周无人,她便断定了发出声音的东西非神即鬼、非妖即怪,便质问道:“你是谁?是人是鬼!”。

“啊~哈哈。痴儿,痴儿。”那东西狂笑着,笑得周遭树上的乌鸦飞去了远方。月亮消失了,眼前一片漆黑,风刮得越发厉害了。那东西依旧笑着,笑得阿静胆颤心惊。

“谁软弱,谁就会被消灭。”那东西说道。

“是你。”那东西点醒了阿静。

“记起来了。”它说了,又笑着。它的笑声恐怖,不似真实,倒像是从无尽地狱中传来的恶鬼的魅惑,令人紧张异常。

“你到底是谁?”阿静呵道。

“我是你呀,我是阿静,是邪恶人格的阿静。谢谢你心底的不平,是它唤醒了我。”那声音说得极轻慢,像恃才放旷,认不清自己位置,最终被诛杀了的杨修。

人格,阿静听来只略有些新奇。七重人格呀,三重人格呀,描写这方面的小说,她不知道看了多少本,不知多少次梦见自已也有另外的人格大发善心拯救她。她不敢相信任何人,但那些令她作呕的人,却让她对邪恶人格的话深信不疑。

“那日是你救了我?”阿静问。

“不,是你心底的不平,是它救了你。”

灯突地亮了起来,阿静凝望着那将死的绿梅,陷入了沉思。

“你想不想站在群山之巅,让那些丑恶的人汗颜低眉、俯首帖耳;想不想向那些不重视甚至看不起你的老师证明你阿静才是最闪闪发亮的;想不想你不再受尽白眼不再受尽冷嘲热讽、殴打辱骂。”

阿静抚摸着绿梅的残枝,试图感受它的温度……

那人格将过去的人与事,一一在阿静脑海中回放:在学校里,像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在寝室里,被室友孤立捉弄睡冷地板;在教室里如沙尘般卑微渺小,戴着脚镣似的讨生活。

“你想还是不想!”

“我想,我想!我想!”那些年窝囊的日子,委屈的生活,不平的心志,像洪水般朝她涌来。她对着天对着地对着那将死的绿梅狂吼:“你们越是打压我,我就越要变强。亏欠我的,陷害我的,侮辱我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绿梅不知为何,彻底枯萎而死。

“这世上最难猜的是人心,你现在明白这点,为时未晚。”邪恶人格说。

“接下来怎么做?”

“杀了楚修杰!”

……

阿静越想越气,这个阴晴不定的世道,大多是坏人长命百岁,好人一生起起落落、怀才不遇、郁郁而终。从前她本本分分的做着好人,对同学、朋友有求必应,做不到也去做,即使只是为了帮他买个饭团、拿个快递便失去了吃饭的权利。然而,她做的这一切,又得到过什么回报。假情假意的嘘寒问暖?还是那看似波澜不惊面孔下的暗流涌动。她实足受够了。既然他们无情,她为何要忠肝义胆。

端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模糊不清的自己,她心头闷得很。她没想到邪恶人格的力量竟如此厉害,俯仰间,就使楚修杰在睡梦中死去了。

忆至此,阿静莫名的笑着。

看着镜中那浅蓝衬衣之上的绝美面容,以及梳妆台上的新栽培的水仙花,阿静一度呆成了一块木头。“水仙花语有两说,一是“纯洁”。二是“吉祥”。在我国,水仙花由于独具天然丽质,芬芳清新,素洁幽雅,超凡脱俗,被人们称为花中四雅。而我,怎么配得上用这样好寓意的花来装饰房间呢。”

她将头发盘了起来,想将原先那傻气的厚刘海彻底消灭。

她摩擦着额头,又看了一眼镜中清秀的面容,连叹了几口气:“我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绿梅虽死,阿静却舍不得扔它,将它安置在卧室,权当它还活着。她回头眺望着墙角的那株绿梅,极力地想要靠近它……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进口的名牌垫靠椅,精美的细雕书橱,这个邪恶人格用金子银子堆出来的卧室让阿静越发觉得呼吸困难。

猛然惊醒时,阿静满头大汗,那是一场虚构的怪梦,但又不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