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逍遥小地主 第一百七十五章 苏苏 下

作者:堵上西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3-01-27 05:48:34

一般而言,大年三十这一天都是在自己家里过的。

傅小官比较特殊一点,他虽然在这上京有一个家,但因为他并没有成家的原因,所以他依然死皮赖脸的跑去了董府。

至于苏珏苏柔以及刚刚到傅府的苏苏他们,他们本就是孤儿,以前过年也都是在观里,并没有感受过什么特别之处,而今他们在傅府,区别就是这府上的灯笼很多,府外的大街上很是热闹,别的……好像也没啥了。

董夫人对于傅小官要来家里过年这事并无半点意见,因为傅小官送来的那些箱子已经打开看过了,里面居然有五大箱白花花的银子!

董夫人清点之后,单单这银子就有足足三万两之多!这对于董府而言,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产。——上一次来上京时候,傅小官着苏墨跑进去偷董书兰时曾听到过董夫人和董修谨的那番对话,这董府并不富裕傅小官是知道的,所以他没顾董书兰的反对,自作主张另外送了这三万两银子,想着看在这白花花的银子的份上,希望丈母娘能够对自己更喜欢一些。

显然这个目的达到了,现在董夫人再看傅小官,便愈发觉得这少年果然不错,书兰的眼光也果然不错,幸亏老爷的坚持,否则若是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婿倒是可惜了。

她偶尔还是会用燕熙文加以比较,傅小官和燕阀当然比不了,但现在看来傅小官这脑子比起燕熙文灵活很多,听闻他深得陛下喜欢,若是再有老爷暗地里相助,想来在这朝堂之上也能混个风生水起。

这样也就行了!

哦,仿佛记得他有脑疾,这可不行,他的优势就是脑子,这脑子若是犯了病可就麻烦,于是董袁氏去厨房亲自做了一盅天麻乳鸽汤,当傅小官和董书兰来到董府走入前厅的时候,那老嬷嬷捧着一盅天麻乳鸽汤放在了傅小官的面前。

“这是家母亲手所作,取的是陛下赏赐给老爷的蜀地天麻,用三月大的乳鸽以文火慢炖两个时辰,此物乃补脑佳品,请公子趁热吃了。”

董书兰脸上荡漾着微笑,董修德顿时整个人又不好了。 首发网址m.jjzw。cc

傅小官可开心了,他乐呵呵拿起汤匙毫不客气的喝了起来,还赞不绝口道:“伯母之手艺天下无双,令小官深切的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董修德瞪了傅小官一眼,“妹夫啊,你究竟给我娘下了什么迷魂汤了?”

傅小官嘿嘿一笑:“二舅哥,伯母大人慧眼如炬,何须我下什么迷魂汤。我告诉你啊,这汤的味道真的很美,你想不想尝尝?”

“滚!”

董修德忽然觉得这个妹夫似乎没那么好了,自从他来到董府,这才两天时间,娘亲就彻底的偏向了他,自己这个亲儿子似乎毫无存在感——这特么的,怎么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傅小官当然忽略了董修德的感受,嗯,这二舅哥的感受并不重要。

随后董康平走了出来,四人围坐在茶台前烤着火煮着茶聊起了家常。

傅小官说着临江的家事,说着和董书兰的第一次见面,说着自己确实是因为董书兰而改变等等。

他这边聊天惬意安然,玄武湖傅府里陶然亭中师兄妹二人也聊得颇为愉快。

苏苏坐在凳子上一双光洁的脚丫一晃一晃,看着大师兄苏珏的那双大眼睛一闪一闪。

“这么说,这个姓傅的确实有几分才学?”

苏珏点了点头,“师兄我看过他写的那红楼一梦,也看过留于千碑石上的那一首诗,这人是有才学的,可奇怪的是他好像并不注重这个东西。”

“师兄此言怎讲?”

“我压根就没见他看过四书五经,我初次见他的时候他已经当了小官,却不是通过科考,而是另辟捷径写了一篇关于赈灾的策论——那策论你应该知道吧,师傅让我们出观保护他,正是因为小师弟送来的那篇策论。”

苏苏歪着脖子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呀,我可不喜欢看书,尤其是什么策论,太伤脑筋了。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就当官了啊,再然后就被绑架了,差点给弄死,不过这小子也是命大,小师弟说找到他的时候他浑身都是血,可把小师弟给吓坏了。可这小子也是胆大,他居然把绑架他的那两个绿林匪人给弄死了!”

苏苏瘪了瘪嘴,说道:“不就弄死两个绿林匪人么,小师弟不是教给他了九阳心经和全真十三剑?若是他打不赢才奇怪了好不!”

苏珏端正了一下坐姿,很认真的看着六师妹,说道:“你以为这天下人都能像你这般?他根本没有练出内功,也根本连剑都没有,他就是比普通人精力旺盛一点,力气稍微大一点,可那两个匪人据小师弟说至少也是三流高手,换着别人,哪里能够逃跑得掉甚至还能反杀的?”

苏苏这才有些诧异,哦,对,师傅说如我这般的妖孽天下无双,他肯定是没法和我比的,那确实凶险,倒也说明了这人有勇有谋。

“你此次出观师傅有没有叫你带什么话给我们?”

苏苏两手一摊,“没有啊,就是说观里太清冷,还是红尘热闹一些,叫我此次行走天下多了解一些人情世故,然后寒食节前后去一趟武朝,找那个北望川的弟子晏归来比划比划,中元节时候去一趟樊国,找佛宗宗主的那个弟子枯蝉也比划比划,就没了。”

苏珏皱起了眉头,武朝,寒食节,傅小官不是正好也是寒食节去武朝参加文会的么?师傅此举的意思……倒是有些意思。

回想起今年四月二十八,那夜无月而星稀,师傅于观内的洗星湖旁钓鱼,自己当时正在清洗师傅刚刚钓起来的一尾鲈鱼,二师弟在一旁生火,三师妹在一旁绣花,四师弟在湖里抓鱼——抓住这鱼之后再挂在师傅的鱼钩上,师傅就是这么钓鱼的——五师弟在漫山遍野飞来飞去找寻野葱,六师妹在弹琴,七师弟拿着一根棍子在打飞来的鸟,小师弟拔着鸟的羽毛。

师傅忽然向天上看去,然后莫名其妙的冒了一个字:“啊……”

这个啊字就很奇怪了,师傅似乎很是惊讶,然后他去了五层楼上拿了一张罗盘回到了洗星湖旁,将这罗盘摆在地上,掐着手指算了足足一炷香的功法,然后又沉默了一炷香的功法,最后叫小师弟出观了。

没人知道是为什么,直到十月,师傅说你和老三也该出观了,保护好你们小师弟保护的那个人,可别让他死了。

现在十二月,六师妹也出观了。

那么……那个晚上师傅究竟算到了什么?

而今看来傅小官确实与众不同,包括他在西山所做的那些事,以及他所训练的那支队伍,都与这个世界不一样。

难道,这傅小官,真的是天命之人?

“你想什么呢?”

苏珏收回思绪,“我在想,其实这就是师傅的安排了,因为傅小官也是要在寒食节前赶到武朝。”

“他也要去?去干啥?”

“他去参加文会。”

“哦,师兄,我饿了,有没有银子呀?”

苏珏就很尴尬了,这傅小官当真没有给他们红包啊,以前生活在观里根本用不到银子,现在跟着傅小官有吃有喝也用不到银子,所以……他真没有。

苏苏狡黠的一笑,“嘻嘻,我就知道你没有。”

“难不成你有?”

苏苏点了点头,站在地上,“走,反正三师姐不在,师妹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苏珏一想,今儿个府上放了假,还真没饭吃,那不如跟着六师妹出去吃点。

“好,让师妹破费了,师兄我下次请你。”

苏苏光着脚丫踩着雪地背着双手一蹦一跳的跳出了傅府,她带着苏珏穿行在繁华的街道上,左看看右看看,偶尔在一处摊贩处停下,拿着那贩卖的布娃娃瞧瞧,偶尔又在一处糖人摊子前停下,看着那师傅熟练的捏着糖人,然后又离开,来到了一处桥头的小酒铺子前面。

今儿个已经是年三十,许多的商铺都未曾营业,街道上更多的是这种流动的商贩,这处小酒铺子也不例外。

一个简易的布棚子遮挡着稀疏的雪花,里面只有寥寥两桌人。

这其中的一桌四人看起来是绿林中人,因为他们的背上背着剑,或者身边放着刀。而另一桌六人看起来像是行商,他们的身上挎着一个布褡裢,脸上带着微笑,正在喝茶。

苏苏带着苏珏走了进去坐在了桌子前,吆喝了一声:“老板,点菜!”

旁边武人那一桌四人转过头来看向了苏苏,然后眼睛一亮,居于上首的那位中年汉子乐了,“哟,还有这么水灵的小妞?来来来,小妞,陪爷几个一起喝一杯!”

苏珏正要动怒,苏苏却一把按住了他,她看向那汉子也乐了,不容易啊,这饭钱算是有了。

“哟,爷啊,要不……爷几个来陪本姑娘喝一杯?”

“这感情好啊,呵呵,俺这就去陪这小美人儿喝一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