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逍遥小地主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生而为人的权力

作者:堵上西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12-09 19:55:59

在骄阳下暴晒的孙之国内心是绝望的。

“水、水……”

他浑身的汗湿透了又干,干了又湿透,身上的那曾经耀武扬威的官服成了他现在沉重的负担。

他现在想要脱去,却偏偏无法脱去。

那官服被汗水不停的湿透,已经有了一层显眼的盐渍。

他的喉哝似乎已经要冒出火来,他的嘴唇在快速的皲裂。

躺在他旁边同样被五花大绑的师爷王术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面朝着热气熏人的地,似乎才明白了老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那种艰辛。

这一家伙踢在了铁板上!

那公子显然是个大人物!

他居然带着银甲兵! 首发网址m.jjzw。cc

听说太子殿下四五十万大军就是败在这银甲兵的手下!

那么这公子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就在王术心里揣度的时候,耳边又想起了孙县令越来越低越来越绝望的声音:水、水……

我特么去哪里给你弄水?

老子还想喝水呢!

现在能怎么办?

那公子毫不犹豫的就杀了六个衙役,他显然没有将这孙县令放在眼里。

他是从大夏来的,他根本不会惧怕这旧辽的官。

对啊,天变了。

现在这里是大夏的天下,要想活命,那就得投奔大夏的官!

要怎样才能入了那公子的法眼?

他显然是初来,他应该对这旧辽的那些贪官污吏感兴趣。

王术绝望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拼尽全力大声的吼道:“公子、公子……我要见你们家公子!”

“我知道这姓孙的贪墨的赃物藏在什么地方,我还知道钱知府的那些苟且之事……!”

……

……

一壶沏好的薄荷茶送了过来。

刘一根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傅小官,小意的说道:“穷乡僻壤之地,实在没有待客之茶。这薄荷生于山野田间,是这盛夏消暑的好东西,若是公子和诸位老爷不嫌弃……”

傅小官摆了摆手,“倒上,我们没那么些讲究。”

李秀才站在一侧默默的打量着这位公子,心里越来越疑惑——

一个国家,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是多么震耳发聩的话语!

这公子看上去也就约莫二十出头,似乎对这江山社稷就已经看得极为通透。

他再细细一想,这公子来的时候顶着烈日去了一趟田间,想来是明白这田间的情况的。然后他丝毫不在乎这荒林村的贫穷和邋遢,他在自己的家里坐了一会,说了一席话,他毫不留情干脆果决的杀了六个衙役,似乎从未曾担心过官府会寻他麻烦。

现在他又坐在了更脏的刘一根的家里,毫不忌讳的要喝这薄荷茶……所以他真的是养尊处优的高官少爷吗?

李秀才糊涂了,在他的认知里,莫要说什么高官府邸的少爷,就算是这荷叶县大户人家的少爷,几乎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

哪里有人能像这位公子一般知道国策、平易近人,还有忧国忧民之心!

燕北溪三人是熟知傅小官的,他们的心里很是欣慰,尤其是燕北熙,他忽然觉得虞朝的灭亡是虞人之幸!

薄荷茶送了过来,刘瑾提前一步接下,正要尝尝,傅小官却微微一笑又端了过来,看似吹着这袅袅热气,实则是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天下哪里有那么多刁民想害朕!

薄荷茶散发着一股薄荷的清香,实则是这夏日极好的饮品,只是它生在山野田间,并不被多少人知道罢了。

“大叔,这薄荷茶你家里可还有?”

“啊、这是小儿的未婚妻、就是刚才公子看见的那女子她去采摘晾晒的,小人这里倒是还剩下一些,若公子喜欢,便送于公子!”

“不,我买!这样,一斤薄荷五两银子,如何?”

刘一根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今日公子为咱们荒林村出了头,这不值钱的玩意儿算小人感谢公子的,另外……”

刘一根顿了顿,有些怯意的将想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另外就是公子有此大本事,可否、可否庇护这荒林存的平安,小人担心他们会秋后算账。”

这倒是傅小官先前没有想到的,他沉吟片刻,笑道:“你们都莫要担心,我正好要去大定府,这一路经过荷叶县,经过万盛州,一并将这事儿给办了。”

这话一出李秀才吓了一跳——这位公子居然能够将知府给办了!

那他的身份有多高?

李秀才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敢问公子、您、您是当今圣上的钦差大臣?”

傅小官顿时乐了,“你还真猜对了,我就是当今圣上身边跑腿的。”

傅小官这身份一承认,李秀才率先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刘一根刘大田以及其余三位村民一瞧,我的个老天爷,这位主子可是真正的青天大老爷啊!

于是,他们五人也一家伙跪了下去,李秀才毕竟书读得多,知道些礼节,他慌忙说道:“草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钦差大人见谅!”

“你们起来,我没那些规矩,大家好生聊天喝喝这薄荷茶不是更好么?起来起来,都随意一些。”

村民们倒是起来了,他们的脸上很是欢喜,因为既然是钦差大臣,自然握着皇上的尚方宝剑,若是他真愿意,那是完全可以一股脑将那些贪官污吏给全抓起来的。

可未曾见过世面的村民们又拘束了起来,他们不知道这钦差大臣是多大的官儿,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招待这位大人物。

就在这时候,宁思颜走了进来,他对傅小官拱手一礼道:“公子,那叫王术的师爷说……这地儿的龌龊事他都知道,想招。”

“哦,那带他进来,那县令怎样了?晒死了没有?”

“还有一口气在。”

傅小官端起了茶盏,面容冷漠,“那就继续晒,晒成肉干为止!”

“好!”

傅小官喝了一口微温的薄荷茶看向了村民们,“对付恶人就得用更恶毒的手段,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大夏的律法规定,各级官府和任何一个人,都不得欺压别人,若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被欺压者可以拿起武器来反抗。”

“这是生而为人的权力!这个权力写在大夏的最高法典里,就算是皇帝……若是他昏聩不堪,大夏的百姓就可以揭竿而起推翻这个残暴的政权。”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显然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只有秦秉中和燕北熙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傅小官。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