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逍遥小地主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灭

作者:堵上西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9-28 01:48:21

一只秃鹫在湛蓝的天空中翱翔。

它飞的很高,却将地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它似乎闻到了这冲天的血腥味儿,它在这一片天空盘旋,没多久,这片天空出现了黑压压的一大群的秃鹫。

它们注视着地上的肉,却没有一只敢落下来。

它们在等待,因为它们知道接下来将会有一顿餮饕大餐。

耶律化站在野水河边的战车上,举着望远镜极为紧张的注视着远处的战场。

站在他旁边的是太子太傅郭玉珊,郭玉珊的眼皮子一直在跳,跳得他心慌意乱。

己方投入战场的是草草整合而成的三十万身着红甲的骑兵,以耶律撒率领的二十万塑方卫为中军,左翼由原来耶律甫的中路军代替,右翼则是耶律怀统领的右路军。

角鼓早已奏响在这广阔的天地,三十万红甲骑兵若一匹巨大的红绸一般向着前方快速的铺了过去。

旌旗猎猎,刀枪森然,闷雷般的马蹄声叩击着大地,这方大地仿佛都在战栗。

这无疑是辽朝的一支除了雷霆军团之外最强大的军队了,他们是背水一战,所有的将士都非常的清楚一旦战败,那就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首发网址m.jjzw。cc

这样的环境反而激发了将士们的凶性,在郭玉珊看来,这样的军队原本应该是无敌的。

可他紧接着就看向了对面——

银色浪涛正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扑来,他们没有角鼓声声,也没有号角阵阵,他们似乎在沉默的行军。

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开,似乎就在顷刻之间,原本相距八百丈的两支军队仅仅余下了两百余丈距离。

郭玉珊的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上,因为一道道明亮的光线差点晃瞎了他的眼——敌军拔出了刀!

郭玉珊的瞳孔一缩,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他通过望远镜看见了对方的刀!

那不是寻常的刀!

看起来比己方的刀更窄、更直,还更短!

一寸长一寸强,这本应该是个值得庆幸的事,可不知道为何,郭玉珊的眼皮子又是一阵乱跳,跳得他心绪极为不安。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就是野水河,宽十丈。

他又抬头望了望天空,不知何时,这方天空上居然飘来了一大片的黑云。

黑云下是盘旋的无数的秃鹫。

就在两军相接的那一刹那,一道闷雷在那黑云之中响起。秃鹫发出了催命一般的声音四散逃去,他便看见一道闪电撕破了云层,如银蛇般在疯狂的乱窜。

“杀……!”

“杀……!”

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伴随着雷鸣响起,无边的旷野之上,银色的巨浪扑打在了红色的绸布之上!

“一定要顶住!”

郭玉珊瞬间举起了望远镜,他看见了一颗头颅飞起,看见了那依然立在马背上的身体的脖颈里喷洒而出的鲜血。

那鲜血洒在了对面那戴着银色头盔的战士身上,绽放出了一朵美丽的花。

……

……

“要下雨了。”

紫旗州,傅小官推着贾南星,带着燕北溪和秦秉中行走在紫色的花毯之上。

“是啊,要下雨了,要不咱们回去?”贾南星有些遗憾,陛下说这就是他当年种下的薰衣草,后来在张小梅的努力下,这薰衣草开遍了整个紫旗州,真的是一望无际!

令人心旷神怡!

“雨中赏花别有一番风味……”傅小官说着回头对拓跋康吩咐了一句:“叫人在这里搭帐篷吧……要大,送些炭火和处理好的牛羊来,今儿我们就在这里吃牛羊肉赏花,晚上也住在这里了。”

“其余的大臣们,你们回毓秀城去,我是来游玩的,不需要你们陪同。”

“臣遵命!”

拓跋康带着一行大臣打马而去,傅小官看着这满眼的紫极为感慨,“你们可知道这么多的花能够产出多少香水么?”

“我也不知道,但我告诉你们一个数字,紫旗州单单香水每一年的销售额是一千六百余万两银子,这个东西的利润极高,成本不过区区五百来万两。”

燕北熙倒吸了一口凉气——曾经的虞朝,偌大的国土,年岁入不过两千万两,这单单一个紫旗州的香水利润就达到了曾经虞朝一半的岁入!

花农能赚多少钱?

商人能赚多少钱?

国家能够得到多少税收?

这显然是一个极为了不得的数据,彻底的颠覆了燕北溪的认知。

“这不算多,我给你们说啊,一旦这丝绸之路打通,这东西卖去国外……它的利润会再翻三倍!”

燕北溪老眼一闪:“真的?”

傅小官坚定的点了点头,“真的!”

所以这就是陛下要打辽朝的缘由?

这辽朝早一日打下来,这丝绸之路岂不是就能早一天贯通?

“陛下,现在打到哪里了?”

傅小官苦笑一声,“情报还没送来,我也不知道啊。”

……

这是草原上各种花儿潋滟的时节。

那些原本娇美的花儿在马蹄声中破碎了一地。

拓跋风同样站在中军战车之上,他一样举着望远镜观望着战场。

他看见的是飙飞的热血,他嗅到了血红色的腥味,他的骑兵正在用这种特殊的直刀疯狂的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他很想平静,但脸上流露出的却是无法掩饰的激动!

他甚至握紧了自己的刀!

他曾经是皇帝,现在是军长,他却觉得内心的热血正在沸腾,他喜欢这样的味道,喜欢用敌人的鲜血将那些花儿浇灌得更加艳丽。

他的骑兵突入了敌阵,所过之处哀鸿遍野,堆积的残体狰狞可怖。银色的巨浪似乎在洗涤着那血红的绸,那漫漫草原上的红绸正在褪色,正在消减。

“轰……!”

又一道惊雷在漆黑的云中炸响,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似乎这老天爷也想要涤去那漫漫红绸。

拓跋风露出了一抹微笑,心情很是美丽。

然而耶律撒此刻的心情却一点也不美丽。

“传令,所有人给本将军挡住!”

“左翼,左翼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漏洞?”

“右翼,快去告诉耶律怀将军,他干什么吃的?!”

传令官去向了两侧,没多久又飞快的跑了回来。

“大将军,耶律怀将军……阵亡!”

“什么?速速告诉二殿下,右翼绝对不可溃败!”

耶律撒的心仿佛被这冷雨浇灌,他的身子都在此刻感受到了一股刺骨寒意。

对面刀枪不入!

他们那乌龟般的壳子只有少许缝隙才能致命!

战斗打到现在仅仅半个时辰,可是……耶律撒看着前面越来越短的红绸,恐怕在过半柱香的功夫,敌军的锋矢就凿到了这里!

耶律化依然眺望着战场。

战场在暴雨中渐渐迷糊,他再也看不清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