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逍遥小地主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三月春

作者:堵上西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9-28 02:21:36

荒国的萧河原还下着大雪,但虞朝金陵的春,却已经来到。

这个春,似乎显得有些萧索,尤其是在这皇宫里。

宣帝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了蝶仪宫,尚皇后依然做了一桌好菜,同样炖了一盅参汤。

夫妻二人坐在了桌前,宣帝却似乎没有多少胃口。

武朝大规模调集部队,而今已经有足足三十万出祁山而抵达了边城。

虞春秋的急报昨日就送到了朝廷,这封急报不是请命一战,而是问了宣帝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

这是你南部边军大将军该问的么?

这封急报被宣帝留中,他无法告诉虞春秋是为什么。

傅小官有罪吗?

傅小官叛国了吗? 记住久久小说网址m.jjzw.cc

傅小官做了什么对不起虞朝的事?

没有啊!

他在虞朝之声望无人能及,若是虞朝百姓知道了傅小官是朕用计杀死的,莫要说武朝来犯,恐怕虞朝的百姓也不会答应。

傅小官只能死在荒国战场,唯有这样,他这个皇帝才能置身事外。

但现在还没有传回傅小官身死的消息,可傅大官那个胖子却已经发了疯!

秦会之说武大郎仅仅是做个样子,他本来也以为如此,但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这一仗……恐怕必须得打。

南部边军三十万,能够挡住武朝足足五十万大军的攻击吗?

尚皇后看了看宣帝的面色,她为宣帝盛了一碗汤,淡淡的说了一句:“明日,臣妾启程去边城。”

宣帝一愣,“你去干什么?”

“傅大官发了疯,不是闹着玩的!你可还记得泰和四十一年春,藤溪山山花烂漫。你、我,武大郎,武长风、徐云清、樊子规、宁潇潇,还有……”

尚皇后抬眼看向了宣帝,“还有樊子规的弟弟樊从举。”

“就因为樊从举惊艳于徐云清的绝色,他轻薄了徐云清两句,令徐云清十分不快,武大郎干脆利落的拔剑,干脆利落的将樊从举给宰了!”

“樊国向武朝要个说法……武大郎带着道院七子去了一趟樊国,若不是有佛宗宗主出手,只怕樊国的皇帝都会被他给杀了!”

“道院七子回来了他和苏长生两个,但樊国皇宫,却被鲜血给洗了个遍!”

“你理应知道武大郎其实是深爱着徐云清的,只是武长风捷足先登,他这个当哥哥的……也就放弃了。但他却陪伴着徐云清和傅小官,生活了足足十六年!”

“他视傅小官为己出,他是真的将傅小官当亲儿子在看,所以傅小官就是他的逆鳞,现在你要拔掉他的逆鳞,他肯定就会发疯,就会拼命,甚至他打到金陵,臣妾也不会觉得意外。”

宣帝深吸了一口气,“你去……就能止戈?”

“关键在于小官得活着,我去,他多少还会看点当年我和云清的情分!”

说完这句,尚皇后理了理云鬓,深深的看了宣帝一眼,“臣妾希望,此事到此为止!”

能到此为止吗?

宣帝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尚皇后看在眼里,忽然觉得这三月的春,很冷。

……

……

燕北溪书房的灯还亮着。

窗外刮起了大风,吹得树叶儿簌簌的落。

“又是一年三月天,这树芽风一刮啊,那些在冬天里倔强着没落的叶子,可就要落光了……师道,将窗户关上。”

燕师道起身去关上了窗,燕浩初煮好了一壶茶,燕北溪放下了手里的书。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这风,已经起了,他必然会扶摇直上的。你们莫要担心什么……”燕北溪接过了燕浩初递过来的茶盏,又道:“虞朝就算是被打烂了又如何?山还是那山,河还是那河,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还是这些百姓,唯一可能出现的变化,不过是这金陵的那地方……换个主人。”

燕师道心里一惊,老父亲如此平淡的说出了如此大逆之话,看来父亲对这事已经有所觉察,甚至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在傅小官发动战争的前夕辞去了相位,难不成那时候他就知道了陛下会对傅小官不利?会导致武朝的大举入侵?

燕北溪喝了一口茶,“就像这树芽风一样,不吹落那树上的旧叶,它如何会发出新芽?”

“可是……”燕师道斟酌了一番,“这毕竟是我们的国家,陛下也已经给南部边军大将军下了旨意。”

燕北溪扬了扬那双白眉,“你们不太了解傅大官这个人,这一次……他真不是做做样子,他肯定会打过来的,虞春秋彭于燕,阻挡不了他进攻的步伐,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傅小官出面阻止。”

说完这句话,燕北溪自嘲一笑摇了摇头,“虽说现在傅小官生死未卜,但为父相信他一定活着。他没可能出面阻止武朝的入侵,哪怕是宣帝去求他……也不再可能。”

燕浩初愣了片刻,心想宣帝毕竟是他的岳父,他念及这些年的旧情,也念及这金陵城中他的家人、他的亲人,或许会阻止武朝继续前进。

“破镜这个玩意儿不可能重圆,他伤了傅小官的心啊!”

燕师道静默数息,问道:“父亲,那我们燕家,现在该怎么做?”

“所有女眷准备离开金陵。”

“去武朝?”

“不……”燕北溪摇了摇头,“先去樊国。”

“那男丁呢?”

“在朝中为官的,一个都不能动!其余子弟……去武朝。”

燕北溪顿了顿,补充了一句:“和董府的人去武朝,扮成商人,走水路。”

“小楼她们呢?”

“她们不会有事,傅大官既然敢入侵武朝,就必然会有后手保护小楼她们。”

燕北溪徐徐起身,来到了窗前,看着摇摆的灯笼下飘落的树叶,沉默了许久。

“我唯一担心的是你们……在朝中,该做什么就做,多余的话一句别说。这一切,等北边传来了消息再说!”

“儿孙们明白,父亲,要不你也早日离开。”

“我不走,我八十了还去哪里?我就留在这金陵城里,看着这叶子落尽,看着它发出新芽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