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逍遥小地主 第五百零九章 行路难

作者:堵上西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9-28 02:11:56

董书兰此刻也抬起头来瞪了燕熙文一眼,燕熙文为傅小官倒了一杯酒,笑道:“书兰啊,咱俩可是同窗,也是好友,我深知你的酒量,但今儿晚上你可别帮着他喝酒。”

“说句实在话,我是真的很想找他喝一台了,诗词文章我不如他,治国安邦我也不如他,我总得找点什么比他厉害的地方吧,想来想去,大致就是这酒量,我恐怕会胜过他了。”

所有人笑了起来,虞问筠也掩着嘴儿,心想这燕熙文放出去了两年,这张嘴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傅小官今儿也是高兴,燕熙文这小子是个人才,他在瑶县真没有瞎折腾,把瑶县治理得很好,还把船坞那事真正的放在了心上。

所以他也打算豁出去了,不就是一醉么?

男人嘛,一辈子总得醉上几次。

于是他便彻底放开,与燕熙文喝了一个之后,从燕北溪开始,轮着又走了一圈,结果燕临秋又拧着瓶子过来了。

“咱俩感谢的话就不多说,反正曲邑和平陵这两个县郡很多百姓为你立了长生牌位,这是真的!所以无论如何,咱俩得喝三杯。”

傅小官来者不拒,偶尔还拧着酒瓶和燕北溪父子三人喝一杯,至亥时,他已醉。

燕小楼给他端来了醒酒汤,燕常氏连连给燕浩初使着眼色,燕浩初哈哈大笑,这才向父亲说道:“要不,就带他去喝喝茶?”

燕北溪老脸容光焕发,捋着长须点了点头。 首发网址m.jjzw。cc

燕小楼将傅小官扶着去了茶房,燕熙文也有七分醉意,有些迷糊的坐了下来,煮上了茶。

他拍了拍傅小官的肩膀,“妹夫啊,大舅哥给你说句心里话,我在瑶县两年了,都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文人。整天奔忙,连诗词都再未曾作一首。今儿正好,意兴正浓,要不……你再写首诗词来瞧瞧?”

傅小官脑子有些懵,口气就有些大。

“不就是写诗词么?这玩意比啥都简单……”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声大吼:“笔墨侍候!”

丈母娘燕常氏一听,呀,这女婿今儿个要临场做诗,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于是,她吩咐了下人取来了笔墨纸砚。

燕北溪面带微笑的看着,心想这小子醉成了这样,他还能作出诗词来?

燕浩初和燕师道颇为惊讶,他们早已听说这小子三步就成诗,他现在明显醉意甚浓,这诗词想来好不到哪里去。

虞问筠三人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燕小楼起身走了过去,想要搀扶,没料到傅小官却嘻嘻一笑,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放……心,相公我……没、没醉!”

燕小楼脸蛋儿一红,顿时大囧,你还说没醉!这可不是在自己家里!

燕熙文哈哈大笑,这妹夫,果真是个性情中人,这天下恐怕也只有他才会无视这礼节了。

傅小官摇摇晃晃的走到了书桌前,伸手想要抓住笔,却没有握住,他尴尬的一笑,“小楼,还是你来执笔,相公我……好像、有点醉了。”

燕小楼瞪了他一眼,拿起了笔,心里却美滋滋的想着,他又会做出一首怎样的诗词来呢?

傅小官背负双手,抬头望着屋顶。

“此诗名为《行路难》”

“你们且听好了,我可真的要作诗了!”

燕熙文又大笑起来,燕临秋这可是第一次见傅小官作诗,心里痒痒难奈,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你特么赶紧的呀!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他摇头晃脑的徐徐举起了双臂,声音忽然高昂: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

一首行路难吟毕,满堂顿时无声。

这首诗其本意是诗仙被排挤出长安而写,抒其政治道路上之艰辛,表达的是诗仙的愤激情绪,同时也描写他仍盼着有朝一日能施展胸中抱负,表现了他对前途的乐观豪迈气概,充满了积极浪漫主义情怀。

可听在燕北溪等人的耳朵里却并非如此。

而今虞朝推行新政,变革之重担就落在傅小官的肩上。

这路,就是革新之路!

这路前无古人行走,只能靠他以自己的智慧去摸索,那么这路自然是极难行的。

这首诗表达了傅小官曾经对于变革之路的彷徨,甚至有想要放弃的想法,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这便是他其实有过退缩之意。

这种心态在燕北溪看来非常正常,傅小官尚未满十八岁,却挑着这千钧重担,若是失败,他定会身败名裂,被万人唾骂。

他本不需要如此,可他却依然接下了这担子!

所以最后这点睛之笔,正表明了他再次坚定了信念,并知难而上。

“好一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燕北溪眼睛一亮,率先鼓掌,然后掌声满堂。

“这才是我大虞儿郎应该有的执着精神,总有一天,能乘长风破万里浪,云帆高挂,行于苍茫大海之上!”

燕熙文苦哈哈的看着傅小官,一声叹息,“你小子,我算是真的服了你,来来来,坐下喝茶。”

傅小官哈哈大笑,放浪形骸,倒是颇有诗仙之风韵,可惜无剑。

“都给你说了多次,诗词文章这事,就不是个事。若不是曾经有人斗酒诗百篇,我告诉你,我也可以随随便便诗个百来篇。”

他摇摇晃晃的一屁股坐在了燕熙文的身旁,燕熙文瞪大了眼睛,问道:“谁能斗酒诗百篇?”

傅小官摸了摸鼻子,“那谁……哦,是在梦中,我倒是忘记了。”

燕熙文不以为意,这天下可没有谁能做到斗酒诗百篇。他为傅小官斟了一杯茶,很是感慨的说道:“傅兄有凌云之志,我自然会尽力跟随,可你别飞太高了,让我等看不见影子,那真是高处不胜寒的啊。”

傅小官哈哈大笑,摇了摇头。

他端起茶盏正要喝上一口,燕浩初忽然笑眯眯的说了一句:“小官啊,岳父有一事还想请你解惑。”

“岳父大人请讲。”

“你,为什么不愿意当武朝的皇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