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逍遥小地主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卓一行的茶

作者:堵上西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9-28 01:04:55

观云城内城,凌云巷。

这里并不是观云城的繁华街巷,正好相反,它极为幽静。

右相府就坐落在这条街巷的中间,占地极大,有古木参天,掩映楼阁憧憧,清幽雅致,却又大气磅礴。

就在这右相府的主宅书房里,武朝权势倾天的右相卓一行正在认认真真的煮着一壶茶。

能够在他这书房里饮茶的人,放眼整个武朝也屈指可数,此刻便正有那么一位,正随意的坐在他的面前。

同样是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他是天机阁阁主,他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周同同!

“那小子倒是有点本事,居然查到了我的头上,同同啊,昨儿那小子在聚华殿上对老夫说的那番话,你可也是听着的,你怎么想?”

周同同哈哈一笑,“我能怎么想?就像现在这样,躺着想。”

卓一行微微扬眉,“那老太监去了正阳殿。”

“水温正好,快快下茶……他去就去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陛下那三年的起居录,还是不知下落?” 一秒记住http://m.jjzw.cc

周同同忽然坐了起来,一把将卓一行手里的茶叶抢过,将火关得小了一些,从茶叶罐子里取了五条长长的茶叶放进了茶壶中。

“这可是来自樊国的佛手!……那三年的起居录,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执着的去找寻。我知道你们都在担心什么,但我依然还是那个看法——傅小官的身份根本不重要!”

卓一行抬眼看了看周同同,说了两个字:“理由?”

“而今太子已经入主东宫四年,虽然不堪,却也无大错,而傅小官生于虞朝长于虞朝,按照天机阁情报,此子对权利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只要不去招惹他,他并不会胡乱咬人。”

卓一行皱起了眉头,“可若他真是陛下的儿子呢?陛下若是真认了这个儿子呢?”

周同同一声叹息:“都这么多年了,陛下若是要认,何须等到今日?另外……不妨告诉你,那三年的起居录,一直在太后的手里。”

也就是说,傅小官的身份,事实上陛下早就知道!

那么太后将那三年的起居录拿去……这意思是不想这个私生子回来认祖归宗?

“所以你干的那些破事,反而令陛下担心——陛下是个痴情的种子,这你我乃至百官都是知道的。而此次文会,也正是因为你和萧皇后干的那些破事而起……适得其反,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卓一行眉头皱得更紧,他不过是为了将那隐患消弭于无形。这个隐患来自于宫里早几年的一个流言,说文帝少年痴情,在金陵与徐云清……,而后生下一子,其名傅小官!

而后他自然派了人去临江查探,得到的消息是这傅小官为临江一纨绔,不懂诗词文章,不修四书五经,爱好寻欢作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废材这一灿烂光芒。

这样的一个人,当然不值得他去出手,心想就算是陛下知道,陛下也绝对不会将这样的私生子告知天下。

所以无论是他还是萧皇后,都没有再关注过傅小官,却未曾料到就在去岁,这个金光闪闪的废材突然就出名了。

他居然作出了了不得的诗文,居然成了临江的大才子,而且他的那首《水调歌头》还留在了千碑石甲字第一列!

这让他和萧皇后大吃了一惊,二人重新正视了傅小官,对此的看法一致——傅小官隐瞒了足足十六年!

此子之心机,着实可怕!

于是,有了去岁在金陵的第一次劫持。

当时劫持傅小官,并不是想要将他杀死,而是想要秘密的送回武朝,因为无论是他卓一行还是萧皇后,都很想瞧瞧这个隐忍了十六年的少年究竟长得像什么模样。

当然傅小官最后还是得死,只是这死之前,却要了了他们心中的那份好奇。

最后这事儿当然失败了,然后有了陛下要在今朝召开天下文会的事情——按照周同同所言,那次劫持陛下是知道的,那么陛下的视线显然也落在了三千里之外的那个私生子的身上!

难不成真是因为那次劫持,才导致了陛下改变了心意?

卓一行沉默数息,问道:“你又是如何知道那三年的起居录就在太后手里?”

“太后在今岁二月二去过观云台,她老人家亲口所言。”

卓一行的眉头皱得更紧,这么多年过去,太后为什么会在今年的二月二说出那三年起居录的下落?

没有见到那份起居录,对于傅小官的身份就无法确认,当然,卓一行与萧皇后的想法类似,傅小官的存在,给武朝的庙堂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定因素。尤其是现在名满天下的傅小官,他在学子和百姓之中的声望太高,比之太子……实在太过于璀璨。

这么多年过去太后才说出了那起居录的下落,这释放了一个令卓一行极为不安的信号:太后认可了那个私生子!

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变故?

陛下会不会亲口承认?

甚至陛下会不会领傅小官去祭拜太庙入了皇室金册?

可既然陛下早就知道傅小官是他的儿子,他为什么又要下了那样一道圣旨将武灵儿许配给此次文魁之魁首?

难不成是为了迷惑萧皇后和我?

曾经以为陛下的这道圣旨太过草率——万一傅小官没死,万一他真的是陛下的儿子,万一他还夺了那魁首,这该怎么办?

可此刻在听到周同同的这番话之后,卓一行明白了这就是陛下所布的迷魂阵。

他的心渐渐沉入谷底,却又极为不甘的问了一句:

“当年陛下再去金陵,确定与徐云清有了关系?”

“你这是在质疑我天机阁的能力!”

周同同倒了两杯茶水,推了一杯过去,独自端起,眯着眼深深的嗅了一口,“陛下与徐云清不但有了关系,徐云清还确确实实怀上了陛下的龙种。”

“就笃定是傅小官?”

周同同看向了卓一行,“不然你以为还能有谁?”

或许是为了彻底打消卓一行再次犯险的念头,周同同又说道:

“徐云清生产的那段时间,虞朝尚皇后将她接去了宫里,由定国侯之妻虞渔殿下亲自陪伴,还有清风细雨楼的人十二时辰严密的守着,而其中,正好有我的人!”

“尚皇后和虞渔殿下?”

“对!”

卓一行端着茶盏站了起来,在这书房中来回的走了几步,“也就是说,尚皇后和虞渔殿下这两人是一定知道徐云清生下的孩子究竟是谁?”

“事实上知道那孩子的还有虞朝的太后,只不过她死了,而今这天下,除了太后和陛下以及你我,恐怕还真只有尚皇后和虞渔殿下以及宣帝知道那孩子就是傅小官。”

“傅大官又是怎么回事?”

“……这事,你别问。”

卓一行品了一口茶,却丝毫未曾品出这茶的味道。

他的心思完全没有在这茶上,而是又落在了傅小官的身上。

“萧皇后可是会对傅小官动手的。”

“你头发白的比我快,还比我稀疏,这是有原因的。陛下既然和傅小官在观云台聊得那么愉快,他当然不会看着傅小官死在观云城。”

卓一行这次沉默了许久,又坐在了茶桌前,盯着周同同摇了摇头。

“这次你恐怕错了,我比谁都了解萧皇后!”

周同同微微一怔,才想起这观云城里卓家和萧家的关系可不一般。

可随后他淡然一笑,“你或许了解萧皇后,可陛下作为萧皇后的丈夫……只怕他比你了解得更深入一些。”

“其实,我倒是真希望傅小官死在萧皇后的手里!在陛下未曾宣布他的身份之前!”

这话很好理解,陛下没有对天下宣布傅小官的真实身份,那么在天下人看来,傅小官当然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如果他死了,最多是这个世界少了一个才子。

而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才子。

一旦傅小官死,萧皇后就会心安,东宫那位虽然顽劣,但帝位能够稳定传承,这对于武朝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

周同同抬眼看了看卓一行,“我真的很佩服你,去岁傅小官刚刚冒个头,你就刺出了一剑。傅小官来武朝,在边城时候,你刺出了第二剑。作为老友,我得慎重的告诉你一句,千万不要再出第三剑!”

卓一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自然明白周同同的意思。

陛下很喜欢傅小官,自己的两次动作陛下肯定知道,虽然未曾怪罪,但若是再有第三次——陛下可没那么好的脾气!

这武朝终究姓武而不姓萧,所以他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心想那高太监只怕这次会翻了船。

“你说……尚皇后和宣帝隐瞒徐云清那孩子的意图,难不成想要威胁陛下?”

周同同却将茶盏中的茶一饮而尽,“你能不能不要将视线落在那破事上面?四月初十太后的寿辰以及四月初九的陛下登基十年祭天大典,这才是你我目前的大事。”

他又倒了一杯茶,“甚至你可以关注一下文会,现在距离三月二十五寒食节还剩下仅仅七天,这些事才是重点。”

“你这茶很好,这一罐我带走了。”

周同同起身,又说了一句:“至于傅小官,若是萧皇后规规矩矩,傅小官依然就是那个才子傅小官,可若是萧皇后还是不规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