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逍遥小地主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是个好人

作者:堵上西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9-28 01:08:10

“春赏百花秋望月,夏沐凉风冬听雪。”

这该是多少人憧憬的生活啊!

可这芸芸众生,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董书兰的视线投向苍茫玄武湖上,那些飘落的雪花就像一只只起舞的蝶儿,它们扇动着晶莹的翅膀落在了冰封的湖面上,在那一刹间,仿佛都变成了热切的希望。

雪花当然是冰冷的,但董书兰却觉得它们就是孕育着热切的希望。

傅小官在为未来而努力,他不再是当初临江初见时候那个莽撞的少年,他仿佛在很短的时间里蜕变,并懂得了所肩负的重担。

“走,我们逛街去,说来这上京城我还真没有仔细去看过,就快过年了,我们顺便去采买一些东西。”傅小官牵着董手兰的手站了起来。

“嗯。”

两人回到了院子里,带上了苏柔和春秀以及十来个家丁离开了傅府。

年关将近,上京城的街道愈发繁华。

哪怕是在这漫天飞雪的寒冷天气也阻挡不住这就要过年的热闹。 首发网址m.jjzw。cc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摩肩接踵,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喜庆,富贵人家的身后跟着数个家丁,手里都拧着采买的各种事物。就算是上京城的寻常百姓,此刻也将家里的存银拿了出来,换来的是丰盛的食材或者是家人的新衣等等。

有孩童在大雪里嬉戏追逐,手里拿着一只燃着的香,将那爆竹点燃,丢人了人群中,砰的一声惊响之后换来一阵大呼小叫的责骂,然后这些孩童们便哈哈大笑着跑了,又去了别的地方点燃了鞭炮。

傅小官和董书兰一行在街上走着,他觉得很新鲜,这毕竟是来到这个世界将要过的第一个年。

至于买啥……傅小官压根不知道,一应事情都是董书兰在操办。

回想前世,小时候的春节也是热闹的,哪怕那时候的日子过得很清苦,但过年的热闹却从未曾消减。

反倒是大了,去了基地训练,然后像一匹孤狼一般的游走在那世界最黑暗的地方,过年这两个字就离他越来越远。

所以,他只知道过年要吃好的,别的就毫无概念。

“明日若爹爹同意了你去我家里,那么后面的事情就会很多。”董书兰将几匹精美的绸缎放在一名家丁挑着的篮子里,“那就意味着爹和娘默认了我们俩的事,我得带你去各家亲戚走走,认个门,也让他们认识一下你这个人。另外就是上次你受伤那事,两次送礼的礼单我都记着的,你现在好了,理应逐一去登门拜访,倒不是回礼,而是需要去表达一番谢意。”

傅小官明白了,这董家家中的亲戚去走走算是为自己和董书兰之间的事定个调子,至于此前送礼给自己的那些人,可都是这上京六大门阀之人,此去登门拜访,便是为了以后在这京城行事多一份方便。

“六大门阀就不用送什么礼物了,但我们那些亲戚得置办的丰厚一些才好。”傅小官乐呵的说道。

董书兰娇羞一笑,对此倒没有提出异议。

傅小官哪怕而今才名鼎盛,可毕竟是地主家的少爷,虽然现在有了官身,还是从五品,可这官儿在这上京城着实算不了什么。自己家的那些亲戚,尤其是母亲家,这眼神儿可势力了,如果在礼物方面小气,恐怕他们对傅小官会更有看法。

这些亲戚们可都以为她是会嫁给燕熙文的,免不得将傅小官和燕熙文加以对比。这是很讨厌的一件事,却偏偏是一道必须迈过去的人情坎儿。

一行人一路挑挑选选的走着,便来到了最繁华的青鸾巷。

巷头原本上京最大的永乐坊自从上次被五皇子的清风细雨楼一把火烧了之后,而今依然没有重建,漆黑的焚烧痕迹大部分已被大雪盖住,但那断壁残垣上却依然可见。

傅小官在此驻足看了数息,心想在这上京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么大一片地却依然空着,实在是可惜,那施家……此举之意究竟是给我看呢?还是给别人看的?

就在这时候,迎面而来两架马车,前面的一架马车上走下了一个少年,这个少年傅小官认识,正是今科状元施一鸣。而后一辆马车上走下来了两个人,两个颇有气势的中年人,傅小官不认识。

施一鸣此刻也看见了傅小官,心里一怔,心想这恶魔什么时候又到了上京?

他在这看什么?

傅小官笑嘻嘻走了上去,对施一鸣拱了拱手,“一鸣兄,过年好!”

施一鸣又是一愣,这还没到过年呢,好尼妹啊!

两月前金殿上的事至今依然历历在目,这混蛋不但令自己大伯吐血昏迷,还在那金殿上出尽了风头令我这状元毫无颜色。

在施一鸣的内心里,他是绝不待见傅小官的,甚至他曾经问过大伯,难道此事就这样算了?

犹记得当夜,施朝渊沉默数息,一声长叹,说如果这傅小官没有遇袭之事,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可偏偏这傅小官就出事了,然后五皇子就出手了,那么这打落的牙齿……只能暂时吞下。

来日方长啊!

这是大伯施朝渊那夜最后说的五个字。

随后施家居然也派了人给傅小官送了两份丰厚的礼物,这事儿施一鸣是知道的,他甚至也去了傅府,只是当时这家伙卧床不起未曾见到,你倒是一辈子卧床不起那多好啊!

短短的瞬间,施一鸣想了很多,然后他也讪讪一笑,拱了拱手,“小官兄……伤势可痊愈?”

“托了施家的福,我倒是好了,托你带个话给你家家主,改日小官我登门道谢,很真诚的那种。”

施一鸣心想这小子难不成又要打什么鬼主意?反正无论什么事,只要有这厮存在,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但他却不能拒绝,他不过是施家三房的长子,而人家傅小官要去拜谢的是家主,所以他也只能笑道:“那可就得看看家主是否有空了。”

傅小官忽然走了过去,吓得施一鸣后退了一步,眼里有些惊惧,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茬,难不成他还敢揍我不成?

“一鸣兄啊,你是不了解我这个人,以后我们多些走动你对我了解深了自然会知道我是个好人。比如燕熙文,熙文兄以前对我也有诸多误解,可现在那些误解不就解开了嘛。”

你特么是好人?

你如果是好人这世上可就没有坏人了!

但燕熙文和傅小官的事他最近倒是有听大伯说起,燕熙文去了瑶县任了县令一职,前些日子押解了三个人犯和八百人头入京,大伯说这是燕熙文和傅小官合作所斩杀的叛匪,陛下很欢喜,那燕熙文可是得了陛下一句大赞:师道啊,你可生了个好儿子,文韬武略齐备,朕,未来又多了一名肱骨之臣!

而奇怪的是对于那份奏折中所提到的傅小官,陛下反而轻飘飘一句带过:嗯,这傅小官也还行。

没人明白陛下的意思,因为此事就这样留中了,陛下并没有任何赏赐下来。

但通过此事,施朝渊认为,这傅小官恐怕是攀上了燕家,那么傅小官和燕熙文之间的矛盾,似乎真的已经解了。

就在施一鸣乱想的时候,傅小官又说话了:“这片地不错,要不……卖给我?”

施一鸣瞪了傅小官一眼,“你可别想多了,家主就要重建永乐坊,没可能卖给你的。”

“嗯,”傅小官想了想,“那这事我去和施家主谈谈,一鸣兄,你一定要改变对我的观念,我真的是个好人,等我这段时间忙完了,咱们四方楼上吃个饭?熙文理应快要回来了,到时候一起,还有席爽方文星他们,哦,对,我记得还有一个叫薛东临的,到时候一并叫上,我来做东,大家亲近一番,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等我通知哈,你先忙,我随便转转。”

傅小官说完拍了拍施一鸣的肩膀真的就走了,施一鸣皱着眉头看着傅小官的背影,心想老子可没同意,你还就这么定了,定个屁!

他身侧的两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人问道:“他是谁?”

“回父亲大人,他就是傅小官。”

施鹤翔也蹙眉看向了傅小官,那背影渐渐远去,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董书兰心里颇为疑惑,问道:“你和他说那么多干啥?”

傅小官摸了摸鼻子,笑道:“毕竟是今科状元,再说……不是本就计划要去拜访六大家族吗?这既然遇见了就打个招呼,倒没有别的意思。”

董书兰没有多想,一行人进了一家珠宝店,又买了许多珠宝,然后去了胭脂楼买了一些水粉,最后去了这胭脂楼旁边的挺美。

这是自己家的店,傅小官还是第一次看见。

嗯,相当不错,这牌匾果然是按照自己的方案设计的,里面的摆设也相当精美,此刻里面也有许多女子,想来这生意已经渐渐被人接受。

董书兰吩咐家丁们将一应东西送回傅府,然后她带着傅小官上了二楼。

董修德此刻就在二楼,这是他的办公所在,毕竟一个大老爷们站在下面卖那事物还是很不妥当。

董修德一见傅小官顿时大笑,然后说了一句:“刚才九公主来过,说是有急事找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