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神竭 第三十五章 界限

作者:洛雪城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1-09-16 18:12:58

建造中的聚雷塔突然因故停工,也许是因为连日的大雨,造成路面坍塌,工匠们只得开始修复,停止对塔身的扩建。

路面坑坑洼洼,泥地混杂着积水,使得塔身微微歪斜,远远看去似乎推一下就要倒了。

如此雨势,在干旱燥热的炎国秋季,实数罕见。

阴雨不断,湿气入体,丁若羽只觉断骨处更加酸痛。午后,来了两名打扮成巫教弟子的雪国侍卫,带着药箱,装作被请来开药的巫医,进入房中为她施法疗伤。

他们掌心发出金色的光,也不拆开绷带和固定架,置于丁若羽伤处两寸外,将那些刺烫的金芒传入她的关节内。

“这几日痛感会加剧,但是三四天后就会大好。”他们施法完,随手写了几份食疗的方子,便起身作别。

“会否影响日后练功?”丁若羽赶忙问。

侍卫们看了她一眼,其中一人道:“这要看你自身的体质了。”

一直以来丁若羽都只是受些跌打伤和皮外伤,重到手脚骨折动不了的伤还是第一次。具体情况如何还要等伤好全了试过后才知。她不再多虑,靠着床头合上眼睛,看似假寐,实则进入了冥想。

心底,始终有一团黑暗的深渊,看不穿,猜不透。外界的雨声如鬼魂的悲泣,缭绕不散,让那片混沌的黑暗愈发深沉难测,仿佛在其中游走着无数狰狞的厉鬼。

丁若羽睁开眼睛,薄薄的窗纸现出昏暗的天光,让她分不清此刻是白天还是傍晚。 一秒记住http://m.jjzw.cc

侍女紫砚走了过来,帮她擦去额上的冷汗,嘀咕道:“下了这么多天雨,还是一如既往的热,半点也没有降温。”

“今年为何会下雨呢?”丁若羽道,问出的问题听起来毫无意义。

紫砚却回道:“可能天上的神仙不忍人间动荡、连年征战,故而落泪成雨?”

丁若羽望着她浅浅一笑,神仙哪里会管他们的事?天下本就分分合合,只不过,这一次分裂,太久了些。

比起占着地利平稳至今的西炎国,中原四国可谓混乱至极,每年不知有多少人死在战场上,也不知有多少人因征兵而荒废了田地,沦为难民。各地流寇四起,强徒占山为王,到处是荒凉景象。

此前去南越办事,她们刻意避开了冲突的场地,却还是见到许多衣不蔽体、无以度日的穷苦百姓。

只有等到真正天下一统的那天,这些凄凉的景象才会有所好转。

紫砚点上了灯,望着墙上挂着的琴,问她要不要弹。

“不弹了,”丁若羽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拿起床头的琴谱,递向她道,“你教了我许久,怎么也学不会,看来我不是这块料。”

紫砚掩嘴偷笑,收好琴谱,坐在床沿道:“你是出于好奇,接触之后又提不起兴趣,才一点都没学会。”

“可能我只适合打打杀杀。”丁若羽颓然道。

琴棋书画、针织女红,这些天全部都试过了,结果没有一个能让她学会。也许这辈子她都要生活在刀光剑影之中,才能发挥出自己的价值。

她原本希望以后回到侯府能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可惜上天是公平的,偏要让她去走另一条并不平坦的道路。

炎国皇宫大殿内,探子的密报如雪片般飞来,全是有关近些时日姜国和东邺的战况。东邺是大国,富庶繁华,素来不主张与邻国开战,先后被诸国占去数座城池,都是靠朝廷赔款才阻止继续割让土地的。近些年,见邻国带来的条约愈发得寸进尺,才开始训练将士,抵御入侵。姜国则恰恰相反,国家面积不大人口也不算多,但崇尚全民参军入伍,多的是上阵杀敌的勇士。这样一来,东邺并不占优。

燕龙行翻阅着密报,面上看不出是喜是忧。

“他们两国半斤八两,如鹬蚌相争,陛下不妨静静等候结果。”一旁伺候的廖贵妃看了一眼,奉上刚沏好的茶。

“朕在想,姜国前线派去的大将军周厉,他的新欢华夫人原是红莲殿的人。”燕龙行放下密信,接过茶来,“巫皇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

廖贵妃见他沉了脸,不由地慌了起来道:“巫、巫皇?”

“你慌什么?难道你也是巫皇安插在朕身边的暗探?”燕龙行手一松,茶杯摔得粉碎。

贵妃赶忙下跪磕头:“妾不敢,陛下要相信妾!”

燕龙行命她退下,并下令禁足。

这一段看似无关紧要的琐事,很快也传至赤云殿中。

“陛下如此宽仁,实乃国之典范。”离泓立在金座旁,笑着对流焰道。

“炎国虽历来是二皇并立,但毕竟一山不容二虎。”流焰长叹了一口气,“他也受不了这般局面,想要摆脱巫教的牵制了。”

“你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离泓垂目,瞥到他腕上的串珠,停住了目光。

流焰似是从背后察觉到他的视线,拨了拨珠子道:“从我坐上这个位置起,就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

二十年前流焰登上巫皇之位,便是燕龙行为他加冕的。

“想杀了他?”离泓又笑了起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除掉一个他,后面还有他的儿子、孙子,杀不完的。”流焰难得接住了他的玩笑话。

离泓望着他,知道他也过腻了与旁人一同站在顶端的生活。是选择朝堂还是选择信仰,今后的太平日子只会越来越少。

凄风苦雨,下得街市上空无一人。离泓撑着伞,在外面转了一大圈,才回到白沙殿中。

僻静处的一间小屋内,紫砚收拾好了桌子,正在上菜,就见他浑身湿淋淋地出现在门口,赶忙上前伺候。

“回去歇着吧。”离泓避开她,瞧了眼门外道。

紫砚顺从地退下,他进了屋,取下架子上的毛巾擦了擦头发,才看向丁若羽。

“你这样不行,要试着走动走动。”添了碗饭,他坐在丁若羽旁边,想要喂她。

丁若羽一窘,小声道:“不用,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离泓呆呆望着她,任由她抢了碗,飞快地将饭菜都吞下肚去。

不一会儿,丁若羽就把空碗放回了他手上,他这才回过神来。

真是被雨淋傻了。

“你不吃?”丁若羽冷不丁问。

“吃过了。”

离泓收拾好桌子,刚转回来,又听她开口:“紫砚告诉我,大国师无所不能,不知是否有幸能听你弹奏一曲?”

她指了指墙上的琴。

“紫砚在瞎说。”离泓微微有些不自然,却很快神色如常,淡淡道,“琴棋书画,只会写字。”

字还那么丑……

丁若羽本想最后挣扎一下,或许只有对的人,才能教会她这些呢?没想到这下好了,破灭得彻彻底底。

“那为什么要挂把琴?”她不甘心道。

“他们说这琴千金难求,留在那里正好做装饰。”离泓也没想到她会打琴的主意。

财大气粗,附庸风雅。丁若羽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

离泓没再多想,结了个印,掌心泛着金色,在她受伤的手臂上捏了捏。

丁若羽不敢打扰,待他查看完才问:“这种术法,和雪国护卫用的一样?”

“雪国人有一部分天族血统,这种治疗术,他们当中有些人生来就会。”离泓又去试她腿上的断骨,“只是岁寒的人我不放心,怕他们暗中做手脚。”

丁若羽忽觉腿上一阵刺痛,紧接着有什么在血管里游过,浑身都像是轻松了许多,痛楚也全部消失了。

“没动手脚,只是消极怠工。”离泓道,“明日即可下地走动。”

丁若羽小幅度地动了动,果然不像之前那么费力。她沉默片刻,才问道:“天族术法,魔族也能用么?”

“不能。”离泓盯着她,面带微笑。

“所以你不是天龙先生所说的魔族?”丁若羽也抬起了头回望他。

“告诉过你,别太在意他说的话。”离泓扶她靠在床头,慢悠悠道,“我也只是个凡人,不过多了些修习的天分罢了。”

看着少女静静睡去,离泓也起身回房。

外间雨停了,檐上的积水仍在低落,发出深浅不一的响动。

天空沉黑如墨,浓如无底的深渊,倒映在他眼底,反射不出一丝光线。

他想到许多许多年前,还在天上的时候,就曾问过密罗,有没有打破天族魔族界限、修改现有规则的法子。

后来,他和密罗便被派去已成为一片废墟的魔域,追捕潜逃的魔族少年离泓。

幽冥殿内,他率先绑住了离泓,却没有按照天君旨意将其当场诛杀。

他取了自己的心,换那个少年沉睡五百年,让幽冥殿化为死灵地狱,也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变成了灰烬。

他要拼尽全力试一次,不光为了改变一切,更为了他要护住的那些人。

天幕昏沉,似锁了他几百年的地狱深渊。积水的地面,亦如地狱中流淌的血液。

“浮舟,快出来!”那日,密罗声嘶力竭的呼喊犹在耳畔,可是他不能回头。

他要做的,就是成为死灵,借用离泓的身份,偷天换日、瞒天过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