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巴山剑侠传 第四十七章

作者:艺顿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0-08-05 21:17:28

四十七

连家堡内吵吵嚷嚷,在连家堡的议事大堂上,一众正道武林人物大吃大喝,都面作得气,个个高兴不已,席间还有胡一达的数个弟子来来往往,招呼客人。

在堡子外的阔道上,一行人正在到处转悠,带头一个,正是胡一达,而跟在后面的,除去巴山派胡一达的几个师弟,弟子,便是连家堡的堡主连正安和许多管事之类了,胡一达意态悠闲,不时指点一番,后面的连正安低下头,做出一番顺从之色。

胡一达面作得色,连正安的岁数比胡一达大上十几岁,但是却小心冀冀,一路上江湖人士都与胡一达打拱,口称:“胡真人”胡一达极是谦虚,每遇见一人必定还礼。

武传玉上前道:“师父,师弟们已然安全进入堡内了,那秦匪听到师父要来,带着流民转到别处去了。”

胡一达对武传玉道:“这是你师弟,你见过了。”

连正安脸上堆起笑,拱手道:“见过武师兄。”

武传玉却看到连正安眼中的恨色,那是他以前在言家当奴隶时,每每被打后,不得不将仇恨藏在心中的感觉。

这时薜穿石笑着从里厅出来,身后两个弟子带着一人,那正是连恩喻,原来连恩喻看到自己的叔叔伯伯死在方氏兄弟手中,这小姑娘如何放得下,她只是单纯恨方氏兄弟,于是人群一散,连恩喻手执了小刀,悄悄靠近方氏兄弟,想为自己的叔叔伯伯报仇。

可怜这小姑娘身上半点力气也没有,如何是方家兄弟的对手,方世杰当即又抓住了“魔教妖人”,三兄弟想将这“魔教妖人”藏起来,至于想做一些什么,别人却是不知道了。

只是胡一达心中对这小姑娘却另有打算,不想让方家三兄弟将这小姑娘抓去了,在他手中还有用处,于是薜穿石找到了方氏兄弟,小凶人遇到大凶人,那里敢多话,三兄弟正在扒这小姑娘的衣服,骗这小姑娘说:“叔叔们陪你做游戏。”小姑娘还不知道,差一点让他们将衣服都脱了,薜穿石二话不说,将小姑娘从三人手中抢来,又将三狗踢滚了开,便领着小姑娘来了。 记住久久小说网址m.jjzw.cc

胡一达却不管这些,看了看这小姑娘,脸上露出赞叹的神色,对身边的人道:“真是好根骨,好根骨,这般好的根骨,是练剑的好料子,真是难得啊。”

薜穿石道:“师兄好眼光,吾也认为这是一块好料子,不练剑实在可惜了。”

胡一达身后一群武林人物也是随身附和,打着哈哈。

连正安脸色直跳,不知道胡一达想干些什么?

胡一达道:“吾见如此良材,正安,你女儿真是一块料子,不如跟着为师上巴山,练得一身好武艺,也做一个江湖侠女。”

连正安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边的薜穿石道:“就这样了说定了,正要送到巴山上,好好练武,到时我亲自看着,保证她不出半点儿差错,是吧,连师侄。”

一群人打着哈哈,向前而去,也不管连正安,连正安愣在原地,再也说不出话来。女儿以后就是人质了。

胡一达走到堡子最高处,后面跟着薜穿石、易辉。后面再无一个人物,一群武林人物正在大厅中大吃,自然是胡一达的弟子竭力招待了,此时连正安已然到了别处去了,不再跟在几人的身边。

胡一达身后无人,寒风吹起,将他的衣带吹起来,一个在寒风中,实在孤独寂寥,每当胡一达做了什么亏心事,他就要一个人吹一吹风,有时候害人太多,会让人忘记自己,再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人,胡一达也需要冷静一下。

半饷后,胡一达向后道:“你们将那连正喻连夜送到巴山派,不要亏待这小姑娘,我们将连正安逼得太狠,也要给他留一丝希望,要不然他破罐破摔,我们便什么也得不到了。”胡一达是打算将连恩喻当作当期的人质,这连正安还是有一些用处的,胡一达又担心他撕破一切,是以给他留一点儿希望。

薜穿石道:“我们最好寻一个巴山弟子娶了这小姑娘,以后的事情,还不是我们想怎么做便怎么做?”

易辉道:“让武传玉下手么?我看这小姑娘好像对他有意思?下起手来也方便。”

胡一达闭着眼道:“我对传玉不放心,这件事要从长计议,魔教那边怎么样了?”

薜穿石道:“色公子还想搞王开平那一套,打到那里,吃到那里,现在他要真是放几万流民过来,我们还真是没有办法?”

胡一达冷笑道:“色公子这人外强中干,他是不会冒一丝险的,我们只要放出风声,说李群山在我们中间,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来。”

易辉道:“那我们下一步干什么?”

胡一达道:“收服一个连家堡,实在算不得什么?我会收服更多的武林帮派,我要你们送给张志达的厚礼他收下了么?”

薜穿石道:“当然收下了,整整二万两白银,他答应配合我们,不过他不但想要银子,还想要一个官身,这只怕有一点儿难办。”

胡一达笑道:“真是贪心,到进时少不得还要打点一番了,文职是难以拿到的,不过武职是可以想办法的,想必这人也不成问题,那觉慧和尚怎么说呢?”

薜穿石道:“我们派人去收集他强暴妇人的证据去了,据我们所知,这觉慧和尚冒充裘败天,至少奸杀了三十妇人,他每犯事之后,例在墙上留裘败天之名,只是,哈哈,好笑,师兄你猜,这和尚最爱什么?他最爱少妇,我刚才将搜查连正文、连正章家人的事情托与他做,过一会儿我便     带人去捉奸,总得拿住他的把柄才行,有了把柄,让他做什么,他敢不从么?”

胡一达道:“不顶用,这和尚到时一抵赖,只怕便没有用了,反倒让那和尚坏我们的事情。”

薜穿石道:“那是不是安排一个里通魔教的罪名,找个机会杀了他。”

胡一达道:“杀了他反而不好向少林交待,先不要管他吧,任他去吧,唉,正见、正明和尚是有真的有道高僧,可是徒孙却如此不堪,这和尚虽然不会助我们成事,但是也没有胆子败我们的事情,也不用太担心。”

易辉道:“张存仁只怕不好办,我按师兄弟说的暗示帮他,请他加入巴山派,他却吐了我一脸口水,大骂我心术不正,我也不好意思再说。”

薜穿石道:“张存仁,是个硬点子,这人软硬不吃,手上功夫过硬,只怕在路上给我们打麻烦,打乱我们的计划,而且张存仁的江湖威望高,他的话可以代表铁拳会,他要是阻挡我们接下来的事情,那可就难办了。”

胡一达道:“今天夜里夜探流民大营的事情,便交给他去做罢,过一会儿你悄悄将张存仁要夜探流民大营的事情通露给色公子知道,让魔教的人帮我们做掉他。”

薜穿石道:“他的武功堪高,不在万归流之下,色公子拿不住的,要不要我亲自出手?”

胡一达道:“你想办法,将张存仁要夜探流民大营的事告诉王应嘉一伙人,今天王应嘉带的魔教人手就会与色会子会合,看能不能杀死张存仁?我担心这些人也不够用。若是真不够用,我便亲自出手了。”

薜穿石道:“师兄不用担心,这次除去王应嘉、还有十长老中的袁可玉、张继祖、这两人都是好手,加起来也不下于张存仁,几个人一起出手,定然围死张存仁,到时便帮我们除去了张存仁了。”

胡一达迟疑了半饷,没有开口。

薜穿石道:“师兄你心软了么?你看张存仁一条好汉,不忍心下手吧。”

易辉道:“张存仁是我们这堆人中唯一还比较干净的,师兄,想个法子让他走便是了,不要杀他的好,师兄你看如何?”

薜穿石冷笑起来,道:“是啊,他干净,我们都有罪,可是你知道么,张存仁武功,只怕在群人里,就比我们三个差,比铁拳会万会主也不差,在铁拳会中更得一大群帮众的心,是万三公子竞争帮主的主要对手,有他在,万三公子当不了铁拳会的会主,所以,有人恨上了他,托我们一定要在这路上弄死张存仁,你知道是谁要我们杀了这张存仁么?”

易辉惊道:“你说是万会主要求我们杀了张存仁,不对啊,张存仁是跟着万会主打江山的老兄弟,不知为铁拳会立了多少功劳,怎么会?”

薜穿石道:“怎么不会,有张存仁在,万三永远不可能当铁拳会的下一任会主,万老会主老了,不得不为自己儿子考虑,而张存仁今年不到四十岁,年富力强,又深得帮众之心,有张存仁在,那里有万三的位置。”

胡一达叹道:“这一次,万会主便想假手于我,将张存仁杀死,我不忍心,这张存仁是一条好汉子,可惜没有遇到明主,他若能投效于我巴山派,那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薜穿石道:“易师弟不是说了么,他今天早上吐了易师弟一脸的口水,想要这人投效,是不可能的,快点杀了他,不但对对万归流交待,也不影响我们做事。”

胡一达用手捂住脸道:“你去做吧,记得小心。”

薜穿石道:“其他人都不足为虑,五台山两个和尚明空和明法,最爱男风,我从方慧青那里借来的两个男弟子,现在正在服侍他们两个,他们两个现在什么都忘记了。”

易辉道:“其他的人物,十多个人,每个人送上三百两银子的随礼,他们都接下了,现在正在楼下吃喝,想来是不会乱我们的事了。”

薜穿石笑道:“反正所有的银子都是连家堡支出的,我们只管取就行了,想不到连家存着这么多银子,现在我们不用单纯只依靠言家了,说话底气也更足了。”

此时一边胡一达的一个弟子,叫刘泽明的,上前低头道:“师父,武师兄吵着要见您,您见不见?”

胡一达道:“是什么事?”

刘泽明道:“武师兄想求您出手,去救水明苫姑娘。”

胡一达一听,脸色变青,一挥袖子道:“不用了,如果你以后还用这样的事来烦我,就不要再来通传。”

刘泽明小心看了一眼胡一达,却不下去,低头不语。

薜穿石道:“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来。”

刘泽明道:“我们从连家堡库内运银子时,武师兄弟发现了,跳起来,将我们几个师弟都打了一顿,说我们都是绿林强盗,要将银子都还给连家堡,几位师弟都以为是师父的意思,现下都不敢再运了。”原来巴山派打下这连家堡之后,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分红运银子,这件事情便是刘泽明与黄得功等人来办的,他们都是跟着薜穿石杀入连家后院的得力人手,干这些事情,也要瞒着别人,毕竟还有一个正道的名头在,还要讲一下吃相。

此时刘泽明的脸上发红,明显是让人给打了一耳光,想必是让武传玉打的。

胡一达道:“不要管他,以后你们再也不用听他的话了,这了这一阵子,他就不是你们大师兄了。”

刘泽明一喜,低头去了,他心早已暗恨武传玉,今天故意让武传玉打一巴掌,就是为了在胡一达等人面前让武传玉不好过,武传玉终于引起了胡一达的不满,这是刘泽明所乐意看到的。

刘泽明低头道:“师父,共从连家堡内运出白银十三万两,金一万两,还有田产若干,眼下正在往巴山派运,师父您要不要检查一下。”

胡一达道:“不用了,你与得功做的好,即时运走罢,不要出了什么差错,知道了么?”

刘泽明低头而下。

胡一达转身对易辉道:“方家三兄弟是把好用的刀,一些过份的事情要让他们去做,易辉,我知道你看不起他们,但是你不准动他们,知道了么?”

易辉道:“我知道了。”

胡一达道:“那个连继宾,你不可以收了弟子,这人恨上我们了,找个机会,让他和方家三兄弟单独相处一下,薜师弟,你去办?”

薜穿石笑道:“我越来越喜欢他们了,放心,我让他们四个人一起出去打听流民的消息,回来的一定只有三个人。”言下之意,是想让方家三兄弟杀了连继宾。

易辉道:“谢易师兄传信,说他那边也准备好了。”

胡一达道:“不急不急,谢易那一手,暂时不用发动,小心武当派跟我们使阴的,我怀疑李观涛就是死在武当派的暗算下,想来应该是武当派告诉段德义李观涛的招数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死。”

两人都默然不语。

胡一达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吹一吹风。”

两人一齐转身,转身下去呼人去了。

胡一达坐了下来,抱住了头,口中喃喃道:“我不配,我不配,我到底在做什么……”他自然是想起了解雨了。

此时李群山正在门口,解雨为他系上披风上的扣子,此时李群山一身山文甲,正要将一批军粮押运,身后是亲兵狗剩,阿求两人,两人一齐笑呵呵的,一个牵了李群山的马,一人拖着李群山的兵器,李群山的顽铁剑现在仍然插在天山天际峰,现在所带的是一柄普通长剑,虽然剑上也有:“顽铁”二字,却不再是原来的那把,后面春鸦和阿求眉来眼去,可惜阿求不是话本里那才子,要不然,到真是可以演出一新的剧情。

李群山一身衣甲穿好,看到解雨眼中不放心的神色,道:“师妹你放心罢,我此次只是押送粮草,不是上阵,不须但心,再说我现在重练内功,武功虽然比不得从前,但是也不须你向以前那么担心了。”

解雨无言,又想要往李群山怀中塞一些吃食,李群山便让狗剩接下了,看到狗剩与阿求一脸高兴的样子,便如这些吃食多半要让这两小子吃掉,只是李群山向来宽容,也不计较。

李群山上得马去,狗剩在前面拉着,向城中兵备道衙门而去,路上要会和户部职方司的官员,一齐去提粮草去。

狗剩在一边道:“老爷,为何这仗还没有完,不是朝庭大军大胜了么,连头人也捉到了许多。”

李群山叹了口气道:“你没有看到城中往来的头人么?那是在谈招降的条件的,怕是要些时候。”

阿求大声道:“李爷,只怕不是呢?我听军营的伙伴说,每天夜里都在大车开进李忠嗣大帅的府中,听押送的军士说,里面全都是金银财宝呢?是那些土司送与李大帅的,就是没有见到人给大爷你送。”言下愤愤不平。

狗剩道:“老爷,莫不是大帅想私下议和?”

李群山开口道:“那是不可能的,李大帅真敢这么做,皇上第一个不放李大人,可是这仗打得越久,李大帅府中的金银越多,所以大人们是不愿意结束的。”

阿求听到此言,脸上作怒色道:“兄弟们好不容易在战阵上拼命,这些大人,竟然想着赚钱,良心都让狗吃了,我们打仗干什么?还有,为什么不升李爷的官位,我看李爷可以更上一层楼呢。”

李群山道:“打仗死人,又死不到他们身上,死的不是老百姓么?我么,随缘不强求”

狗剩愣道:“老爷,你不找人说一说么?”

李群山笑道:“狗剩啊,这件事情是没有地方可以说的,你知道么?这武昌城中,大小十多个衙门,差不多都收了奢正安的好处,你却要我向何处,向何人去说。”

狗剩道:“那便没有办法了么?”

阿求道:“呸、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我们在战阵上卖命,竟然让这群小人在后面算计了。”

李群山道:“所以有王朝更替,所以气运之说,你们是不明白的。”

这时到了户部职方司衙门口,几个小吏懒洋洋的,门口也没有什么衙役,一个青袍官儿从门口出来,道:“你便是李副将罢,会同我等,去兴义仓提粮罢。”

李群山下了马,应了一声,这户部的官儿虽然品级不高,只是绿袍小官,却是正经科甲出身同进士,虽然在文官中地位实在地下,却是文官,李群山可不能在对方面前骑马。

看到那官儿进了衙门去,阿求道:“这群狗官儿,凭什么看不起我们武官,要不是我们在战场上拼命,此时他早已让土司兵砍了脑袋啦。”

狗剩道:“你声音小些,小心老爷们将你拉去打板子。”

现在文官确实可以将武将拉出去打屁股,吴柄章最爱这么做,一兴起,就把前方立了功的将领找个借口脱光裤子,当着众人打一通,吴柄章这么做是为了确立文官的地位,有意做给下面的武将们看,意思是:“看,你怎么也跳出不我们文官们的手掌心,我们就是比你们高一筹。”这样一来,武官的地位,自然低下了。

李群山道:“你们两个知道么?文贵武贱最可怕不是文官们的态度,他们做这个样子,实际上是想让你们自己看不起自己,最为可怕是另外两件事情啊,这两件事情,彻底打断了武将的脊梁啊。”

狗剩道:“大爷,那却是什么?”

李群山道:“三十年前,先帝将大都督府取消了,从此,武将的升迁之路,也掌握在兵部一群文官手中,这是一大害,这群官儿,兵法学问,大都是从戏台子上听来的,什么一剑能挡百万兵,什么谈笑间却敌十万,那是什么鬼话,连神话都不是,真的让这种人统兵,真是累死三军。”

狗剩阿求两人都得聚精会神,这番言语他们从来没有听过,他们只是直观的感受到府兵们,将官们越来越怕文官,一个六品小官,也能对一方大将呼来喝去,甚至有吴柄章这种,故意找机会打压武将,心理变态,拼命折辱武将的文官。

狗剩道:“这是一件事情,爷说一说另外一件事却是什么?”

李群山叹道:“粮草,另一件事情便是粮草了,我朝军队,自从大都督府取消后,后勤粮草,兵器盔甲全都甲兵部和枢臣们掌管,他们一开口,是多少便是多少,将士们口粮兵器马匹,都要文官们说了算,一个大将,若是得罪了文官,他手的兵士,再也领不到兵器粮草,他再也不能升迁,你们说,这一项,要不要命。”

狗剩和阿求两人默然,两人都是当过兵的,当然知道,每每打仗,将官们都要拼命向文官们讨好,原来是这个原因。”

狗剩默然一会,突然道:“我看那些文官老爷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每日里不是作诗唱词便是去听戏,与那些青楼花魁们混在一起,连鸡都不能杀,还是老爷强,我看到李爷写的毛笔字,没想到李爷也识字。”

李群山道:“四书五经我是不会的,只记得里面一些名句而已,早就背不下来了。”

阿求道:“依我看,朝庭的官员就应该像老爷这般,上阵能杀敌,下马能安民,才能做官,想来那四书五经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李群山笑道:“四书五经也能修身之用,至于要用四书五经来治国,那要将那四书五经都读上四十年,方可明白其中真义,只是我朝官员,不是没有看清这些事情的人,只是出于私心,不想改罢了。”

“你这武夫,倒是有几分见识,不似于一般的武夫。”几人回头一看,那青袍官吏正立于门口,后面跟着几员吏员,正看着李群山和两个亲兵。

李群山也不怕人听了去,便道:“大人可是与我等一齐去兴义仓提粮的万大人么,我等等了许久了?”

那官儿五十多岁,脸上眼尿还没有先尽,头发也是半黑半白了,脸上早有了老年斑,这倒与一般的文官们不同,现在的文官们,那一个不是打扮的干干净净利,身上还要用熏香,脸上要用粉,李群山还见过几个年少公子,用竹筒将自己的指甲套起来,喝酒也要别人服侍。

那官儿道:“本官便是万直超,与本官一起去罢。”几个小吏跟在他身后,后面早来了四个轿夫,那官儿上了轿,李群山上了马,带上两亲兵,跟在他身后,一路顺着青石板路,向前方而去。

这衙门到兴义仓至少得走上半个时辰,因是清晨,路上行人不多,亲兵狗剩便将解雨做的饼子拿出来,那饼子做的极香,解雨的手艺,那是全巴山闻名的,这饼子只是白菜和面,却带着清香,这香正是白菜与面的香味,咬一口,便是舌头也咽了下去,狗剩将饼子拿出来,正是四个饼子,李群山二个,二个亲兵一个一个,就在路边边走边吃起来,二个亲兵大口就吃,不多时,两人便将饼子全都吞了下去,却是意犹末尽,眼中放出绿光,看着李群山手中的饼,李群山却是第一个也没有吃完,将饼子拿在手中发愣,以前自己在巴山,总是第一个不客气吵着烦劳师妹的人,每次都要让解雨下厨,心中想到:“师妹下了巴山,也不知罗候子他们以后谁来做饭,想来他们以后是再也不能吃到解雨做的烤饼了,也无妨,将他们以后拉到家中,烦劳师妹多做一点就是了,嗯,碗要我来洗,不可让师妹太过操劳了,也不知胡一达珍藏的野猪肉能不能管到现在?”以前在巴山,每次解雨做了饼子之类,胡一达便要悄悄藏起来,自己一个人收着,直到变坏,只是后来却让李群山在夜里看见了,方明白胡一达心中之人到底是谁。

李群山胃口不大,他现在从新练功,大安般练气法要求在一定阶段少食,他现在正是如此,看着两个如同馋猴一般的亲兵,眼巴巴看着自己,想将手中没咬的那只饼让与他们吃,却不知是让与谁好,心中末定。”

那正在疾行的轿子却传来声音,那万直超道:“唉,本官今晨起得早,到现在也没有吃早点,竟然有一丝饿了。”

李群山哑然,解雨做的饼子确实是香,有这样一个妻子,真是人生之大幸,自己有什么不知足的,难道自己内心还在想着那魔教教主么?自己要好好珍惜解雨,莫要让她受了伤害,自己这样与她一起平凡生活,便是福份。

想到此处,李群山便对身边的狗剩道:“你将这饼子送与轿中的万大人,不可失了礼数,知道了么?”

狗剩满脸不情愿,接过油纸包的饼子,走到那万大人轿边,双书递过了。那万大人面作矜持之色,慢慢升出手,将这饼拿到手中,看样子是想吃下去罢。

狗剩嘟喃两句,说的是土语,大概是舍不得的意思,李群山却没有计较,这些个文官,拿些架子,也是正常的,李群山却是没有放到心里去。

那万直超大人将饼子咬了一口,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还嗯了两声,李群山只当没有听到,带着两亲兵,续继跟着。

一般这时候,李群山应该上去拍两句马屁,武将拍文官的马屁,这正是时候,在万直超大人看来,自己给了李群山捧自己臭脚的机会,李群山正应当像其他的武将一般,上来呵呵两句,说上一些好话,万大人赞扬两句,夸这武官一下,然后李群山像一条得了骨头的狗一般跑开。

只是李群山虽然当官,却不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只所以当官,那是为了给解雨一个稳定的家,在李群山眼中,吴柄章也不算是个什么东西的。

那万大人见李群山不配合自己,当下停住了轿,将帘子打开,慢吞吞,阴阳怪气,手中还拿着饼,李群山便带着两亲兵停住了,道:“万大人可有什么事么?”

万直超慢慢道:“这饼虽然有些香,只是终归是贱物所出,刚才又经过了武夫的手,便没有什么灵气了,食之不祥,还是扔了的好。”说完,那长满鸡皮的手一扬,那饼向路边的水沟飞了过去,只听到“卟”一声,那饼掉进了水中,再也见不到了。

狗剩叫了一声,扑将过去,却没有抓住。

阿求怒视万直超,手一下子搭上了刀柄,这些日子,解雨与李群山时不时指点他,李群山更于是他有救命之恩情,江家大夫人几次派人来李群山处,说阿求是逃奴,要捉回去处死,都被李群山赶跑了,他也一早看不起这些官儿了,只是他胆小,不敢发作。

跟在万直超身后的几员小吏也作冷笑之色,他们也都是职方司的官员,也都算得上文人,是以极看不起李群山的,李群山不讨好他们,那便是有罪了,天下武将,在他们眼中,那都是天生有罪的,刚才李群山一幅老神自在的样子,让平时看惯了武将们低声下气的文官们觉得很不舒服,都觉得此风不可长,定然要叫李群山知道厉害,从此以后都怕他们才行,如果有一个武将能不低声下气,以后的武将们学着这人,那还怎么得了,所以一定将这人的自尊自信完全消灭,让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一条狗,方趁了众文官的心意,他们也才快乐。

万真超道:“一群不懂道理做武夫的东西,不能上得台面。”阴阳怪气。

此时狗剩大吼一声,狗剩在土司兵营中时,虽然作战勇猛,但是屡次触犯头人,被作为炮灰送上前线,李群山将他救了下来,收作亲兵,狗剩“唰”的一声,将刀抽了出来,向一众小吏怒目而视。

李群山停了下来斜眼看着万大人,此时若是别的人,早已激奋了,心中早已明白,这位万大人,打的便是激怒自己的主意,如果事情一搞大,事情闹到上面去了,上面衙门的文官们才不管别的,一定会一起来打压自己,文官们一向如此,现在管着自己是的都抚衙门,上面的那位都爷正是吴柄章。

李群山心道看着那饼消失的水面,心道:“世上那里都是江湖,这朝堂上,这江湖中,人群中,那里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呢,师父常说净土净土,其实净土是自己打出来的,消极逃避,只能让为恶者更加嚣张,让为良都受害,可笑我以前竟然有带着那位魔教教主一起归隐的想法,只要自己有心不受之,有智有力,这五恶浊世,也是人间天堂,心若平等不分别,哪里都一样。”想到这里,困扰李群山的许多不解都一下子散了开来,心头仿佛云开月明,放下了许多放不下下的东西,要知大安般守意经本来便是佛家的心法,佛家的“开悟”之法,对于大安般守意经的修行,其实大有作用,以前的李群山,只想找一处没有人的地方躲起来,现在明白,净土为唯心所造,这个问题一想明白,李群山的修为大有进步。

众人只看到李群山突然露出笑容,不理一边的万大人,都感到不解,李群山仿佛自说自语,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那正是佛家“开悟”的表现,此举对李群山恢复武功,甚至更进一步大有益处。

顿了一会儿,李群山醒了过来,看到一边的众人都看着自己,狗剩手持钢刀,怒目而视,阿求畏缩在一边,强装低眉顺眼,又看了看一边的众吏部职方司的官儿们,个个都看着自己。

李群山抬头道:“大家停在这里干什么?一起走啊,城外大军还等粮草,你们愣着干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众文官更是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李群山。

狗剩道:“老爷,他们将夫人做的饼都扔到了臭水沟里去了。”

李群山:“喔”了一声,此时他已不再向一年多前,那个时候,李群山的修行,到了性风真空的境界,但功夫却没有落堂,是故脾气极大,看到有人作恶,特别是魔教众人作恶,就要跳起来,将这些魔教的人撕成碎片,方才解了心头之恨,这固然是李群山嫉恶如仇,亦是李群山修练内功,内功极强,心亦极强,内力是心所生故,是以对魔教妖人表现狠辣。现在李群山内力虽然没有恢复,但是在修为上,却更加进步了,特别是领悟了“世上无净土,我心即净土”的要领之后,脾气不向以前那么火爆了,方才明白了向断石为什么老说:“不责他人之过”的原因了。

李群山道:“不要紧,吾再烦师妹再做更是了,万大人,还是快走罢。”

那万大人一声冷笑,就要钻进轿子中,看到狗剩悄悄一个人擦眼泪。

李群山道:“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狗剩你要这个饼子,我给你找回来便是。”说完对着那水沟一招手,众人听到得“嗖”的一声,那饼子从水中跳了出来,落到一只戴着护腕的手上,正是李群山施展武功,将那饼子找了回来,看到饼子上有水,李群山轻轻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纯用阳刚之气,那饼子马上变干了。

李群山将那饼子递到狗剩的手中,转头一看,一众官儿,包括阿求在内,个个目瞪口呆,都盯着自己。

李群山道:“走吧。”

一众人又向兴义仓而去,两个亲兵脸上都露出了极为高兴的神色,狗剩道:“李大爷,你刚才施展的,就是武功吧,没想到这么神。”

李群山笑道:“也不算什么,万法唯心,武学内功心法我都教过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这段时间都在练没有?”

阿求喜道:“原来李爷前段时间教我们的都是武功心法啊,我们也在学武啊,学好的武功,再也没有人瞧不起我了,我以后要替我娘挣个诰命。”

李群山笑道:“武功是很平常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些生活窍门而已,真正高明的,是一颗能不动的心,你们好好练,说不定将来有用,我都教你们两个多月了,你们现在练得怎么样了,都给我说一说?”

阿求道:“现在我火好大,常常什么都不怕,还有,还有……”

李群山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不是每夜阳强不疲,而且拼命想吃东西,胃口出奇的好?”

两小亲兵都拼命的点头,阿求小声道:“我都不敢看女人了,一看便要出丑。”

李群山笑道:“这是正常的,这是内功初步有所成的征像,过了这一关,你们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破身子啦。”

两亲兵听后,都兴奋不已。

阿求道:“大爷,难怪,我现在怎么都感到力气好大,力气好像怎么也使不完。”

狗剩也道:“是啊,我也是,力气比以前大多了,我现在能举那大石锁两个时辰了。”

李群山道:“你们两个,最好保持童身,这是非常有益的,你们两个一定要记住一点,一定阶段之时,女色是万万不可以近的,这一关不过,永不能修成上乘武功。”

狗剩道:“大爷,这却是为何?”

李群山道:“人身五漏,眼、耳、鼻、舌、身、意,都是我们身上的贼子,他们盗去我们的性命,这女色,却是贼子中的贼子,修武功,就是要和他们作对,抢性命,你们决不可放纵。”

狗剩道:“那不是不可以娶媳妇了?”

李群山笑道:“当然不是,到了一定阶段,心不沉溺,就可以了,现在你们不要管那么多,如果可以修到我曾经的性风真空的境界,那便天下那里都去得了。”

狗剩道:“李爷,什么是性风真空呢?”

李群山道:“你们两个记住,反正就是不呼不吸,鼻子没有进出的气,气出身上其他任何地方可以进出,就可以勉强算得上了,方法我两个月前都教给你们了,你们要好好练,记住,不要将我教的法子乱教给别人,这个法子极容易出问题,我以前也练出过问题,乱杀人,你们两个在我的身边,所以我可以照拂着,不怕心你们两个出问题。”李群山以前正是到了性风真空之时,心不能容恶,是故乱杀魔教之人。

三人一边说一边走,也不管那万大人,这两亲兵,都习了李群山所教的武功,算得上巴山派的外门弟子,只是只有正式上门拜师才算是内门弟子。

阿求道:“李爷,那我们是不是你的徒弟了?”

李群山道:“你们如果有恒心,我肯定教,不用叫我师父,如果以后有江湖中人问你们师父是谁,你们便说是巴山剑派李群山罢。”

狗剩道:“老爷,以前我们的头人,好怕一个叫李群山的人,天天睡觉都担心那个李群山上门来杀他,因为我们头人和白莲教的妖人们来往,白莲教的人一听李群山来啦,都要躲起来呢。”

李群山笑道:“往事而已,往事而已。”笑而不言。

那轿中的万大人一听到:“李群山”三个字,全身一震,刚才见了李群山那一手,心乱如麻。

这万大人想了半天,心道:“我已罪了他,怎么开口请他教我武功,看来是绝不可能的了,但是听人说李群山武功天下第一,一个人上天山打死了魔教十八大长老,这样的人,几近于神人,要是他教我一星半点儿,我也受益无穷,而且听说李群山于周士信等人有恩,搭上这条线,对我以后大有好处。”

想到此处,那万大人从轿中探出身来,向李群山道:“李大侠,你可否教我武功,我也想学武。”

李群山正在与两个小兵说一些其他的,阿求一见,大声道:“李爷,不要教他,这个人心术不正,不是好人。”

李群山停住了,道:“这位大人,我不想教你,你还是将头缩回轿子里去吧,我不会教你的。”

万直超惊道:“为什么?”

李群山道:“什么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不计较你刚才乱扔我的饼,已经是客气了,你以我是泥巴做的不成?”如同打发叫花一般,顿时让一众人笑起来了。

万直超用了好大的心才拉下面子来求李群山,不想李群山半点也不给他面子,这时四个轿夫都笑了起来,就连跟在轿后的几个文吏都有人笑了起来,这万大人,委实自找没趣。

万大人指着李群山,口气发抖,怒道:“你这武夫,你你……”

李群山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走不走,我师妹还等我回家吃午饭呢?”这句话用内力吼出,这万大人,平日里酒色伤身,那里受得住,一下子将耳朵捂住,躲进轿子里了。

阿求修为正到了养气的头紧要关头,是以脾气较大,发声大笑起来,指着万大人的轿子,跳脚大笑,半点儿面子也不为万大人留。只剩下轿中的万大人一脸的铁青,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行人走过几坐城门,远远到了兴义仓门口,万大人自带着几个小吏进了门,门口的兵丁是衙门的标兵,与李群山虽然一样都是穿着盔甲,但是却不是一路的人,冷着脸将三人拦下了,李群山却不在意,便在门口,与两个小亲兵谈天说地,自得其乐。

过得一会儿,那万大人带着一群人出来,正是押粮的民夫,约百多人,个个都用头巾将头包住,挥汗如雨,那万大人此时在李群山面前受了气,出了门也不叫李群山,上了轿便挥手,一行人向远处城门口而去。

李群山笑道:“今天倒是快了许多。”上了马,与二亲兵跟了上去,城处十多个兵营,今天正是要送到左近一处游击将军的营中,这些大车正是一月的粮草额度,本来应是李群山与那万大人一起签字确认从仓门口接收,只是近年来,军将们识字的越来越少了,以致于最后只要文官们签字便算作接收了,完全将武将排除在后勤的监督之外。

李群山只是照例跟上去,今天没有他什么事了,这一段路,也是照例派出城中军士护送,李群山今天也只是照例出操而已,如果真的是押送粮草的远路,那断不止只派一个职方司的堂官来的,起码得派出一个郎官来,护送的要有一个游击,数百军士才可,今天这么短的路,可以不用派出护军,但是照章办事,要有一个武官在粮队的身边才行。

远远的走了些路,这武昌热得要死,还没到六月之时,就让人热得受不了,狗剩阿求两人热得差一点将舌头伸出来,李群山还好受一点儿,但内功尚不及以前,也出了一点儿汗。

路上坑坑洼洼,走了个多时辰后,便到了那处军营中,这是一处客军军营,众营门外看去,只见一大群兵士围着营门口,看到粮车到了,都发出欢呼之声,这些客兵,都是极苦的,现在军田被占之事极多,自家带的粮草吃完后,便要靠上面发粮了,只是户部的堂官们常常为难,那个武将不听话,他的手下就没有粮草。

李群山带着两亲兵进营,看到这些府兵,个个手中敲着碗,看着粮车,眼中放出光来,高叫着:“放粮、放粮……”

李群山有些忧心,一边的狗剩道:“李爷,这些粮草够么?”

李群山道:“不够,十成不够的。”

阿求道:“我看刚才交接的时候,那个万大人就和那些管仓的官员都不对劲,肯定私吞了不少。

狗剩道:“李爷,我听旁人说,武昌城里的沈氏粮行,在卖军粮,我前两天去看了,没有错,那袋子上还有兴义仓的字样呢,他们不但卖给城里的人,还卖给城处的土司兵。”

李群山道:“他们在贪,而且贪到军粮上来了,都开始倒卖了。”

阿求道:“你爷,您不管一管?”

李群山道:“这件事情是管不了的,这贪粮的事,只怕从职方司的一伙人,到管仓的一伙人,不知道有多少官儿们在喝兵血,这已然成了规则了,吴柄章也管不了这种事情。”

看到一众兵士脸上的表情,李群山觉得有些难受,道:“我去看一看,你们两个,不要乱走。”

挤过了吵嚷嚷的士兵们,李群山信步到了那游击的帐前,这游击名叫毛有性,李群山见过,共事过一段时间,是个容易得罪人的直汉子,打仗倒是敢冲,几次带着亲兵冲在最前头,功却没有立多少,都让别人捞走了,到现在还是个游击,而且不识字,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只听到帐中毛有性大叫道:“万大人,怎么粮草少了足足三成啊,这可不是一比小数目,这叫本将如何儿郎们交待。”毛有性身高力大,脸上的胡子如同钢针一般,偏偏面皮极黑,声音都是吼出来的,

那万大人喝着茶,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轻飘飘道:“路上耗损了三成,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毛有性又叫道:“从兴义仓到城南军营,不过个把时辰,怎么可能路上耗损三成之多?”他心中极憋屈,却不敢冲面前的万大人发火,要是得罪了眼前的这位大人,下次来个耗损五成,他找谁哭去。

万大人冷笑道:“路上艰难,下了些雨,耗损三成还是少的。”说完,又喝了一口茶,吹了一口气。

那毛有性一时说来出话来,讪讪不已,看着眼前的这官儿,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时一个军士从帐门口挤了进来,应是那毛有性的亲兵,那亲兵大叫道:“毛爷,那粮中挟了好多的沙子,一代粮中有三成沙子啊!叫兄弟们怎么吃啊?”

毛有性眼睁得圆圆的,却是什么都不敢说了,他吃这些刀笔文人的亏太多了,知道自己一张口,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万大人冷笑道:“本官还有事,便不陪了,这便走了,不用送了。”

毛有性便是泥巴捏的,也有脾气,大叫道:“大人,某将不会签名附属的。”

那万大人回头道:“毛大人以后是不想和这职方司打交道了么?也行,毛大人不签名,我们这些职方司的小吏,怎么敢再向大人营中送粮。”

那亲兵扯了一下毛有性的衣角,毛有性回过神来,以往他是决不敢向文官们这么吼叫的,但是他们拿了这么多,实在是影响到了士气,毛有性嗫嗫道:“大人,这实在是耗损太重,军士们都指这点儿粮草,大人看能不能?”毛有性知道,以现在管着后勤的那位吴大人的手笔,不管对错,都肯定是武将没有好结果,到时还要得罪一大群人。

那万大人看到毛有性一幅窝囊样子,心中快意,恨不能大笑三声,但还想看一看毛有性的低声下气样子,便道:“能不能什么?毛游击尽管说来。”

毛有性低声道:“能不能少耗损一点儿?”

那万大人抚了抚颌下胡须,道:“听说毛大人月前追击土司兵,擒获奢家头人一名,立了不小的功劳啊。”

毛有性却不知这位大人的意思,道:“有此事,那头人带着几人暗自进出武昌城,为末将所见,于是末将盘问之下,将其拿下了,现在在正关押之中。”

万大人眼睛斜着眼,道:“唉,想必是毛大人弄错了,这武昌城中,怎么会有奢家头人进出,毛大人抓了良民,叫这两湖土民如何作想,毛大人应当早一点将这头人放了,方才是正道?”

毛有性叫道:“大人,那可是真的奢家头人啊,那头人末将在阵上还见过,是奢家的核心人物,是……”

不想那毛有性身边的亲兵猛然拉了毛有性一下,毛有性突然回过神来,盯住万大人。

万大人道:“毛将军还没有说完呢?”

毛有性嗫呐道:“肯定是末将抓错了,肯定是末将抓错了,末将这便放人。”

万大人笑道:“毛游击,不但要放人,而且,你说这件事要是闹出来,对你是不是不好呢?吴大人一向优抚土人,你一闹上去,大家脸上是不是都不好看呢?”

毛有性陪笑道:“末将不但放人,而且也不上报,保管无事。”

万大人道:“毛游击,本官与你说实话罢,你就是上报于都衙,也是无济于事的,到时候出事的,还是你自己,本官这是在救你,知道么?”

毛有性那里敢回话,将头低住,如同一小媳妇一般低头,再也不敢答话。

万大人一挥衣袍,对身边的随员道:“咱们走罢,这地方臭得紧。”

毛有性上前两步,急声道:“万大人,军粮?”

万大人道:“本官看这几日天气好,想必下次耗损不会太大了,嗯,只会耗两成罢,毛游击签不签名呢?”

毛有性怎么敢说一个不字,只道:“某将立时签名,立时签。”

万大人一声冷哼,带着几个随员,一起出了帐门。

李群山听到此处,心中微叹,这般体制下,军队的战力只怕会越来越差,这毛有性又不吃空饷,李群山刚才看了一下,这一营,兵丁却是实打实的二千多人,正是一个游击的兵额,而且这毛有性是极有战斗力的,李群山屡次听到这毛有性立下战功,但是这毛有性不怎么会做人,无论立下什么功,都让别人将功劳抢了去,而且抢功劳的多是些文官。

李群山这段时间一直在各营中转悠,现在武昌城下十多座军营,吃空饷最严重的,一营不到一半人,而且盔甲都配不齐,满营兵像是乞丐一般,主将喝兵血,户部职方司一干人喝兵血,然后统兵元帅也喝兵血,这种兵营,不在少数,偏偏这种兵营的将官最受文官们的喜爱,那是因为正好混在一起喝兵血,做假帐,蒙功劳,像毛有性这样的人,能活到现在,不让人暗算了,真是大幸。

李群山立在帐篷的一边,他的武功恢复了几成,所以不想让人发觉还是做得到的,只听到里面毛有性道:“盂有德,你下去算一算,这差次了多少,我拿钱来补上,还有,不要让弟兄们知道这件事情。”毛有性正在与那亲兵盂有德说话。

那盂有德道:“大人,这次只怕最多只有一半,粮里混了好多沙子,不好好淘一下,是吃不得的。”

毛有性道:“以前只耗损两成,今天只怕实际少了五成,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抓了一个祸害。”

盂有德道:“大人,这头人一定是给城里的官儿们送礼的,我们抓了那头人后,那头人嚣张得紧,说自己给李忠嗣、吴柄章送礼,兄弟们还是为是假的,看今天这万大人的样子,只怕这头人真的是奢家和城里的众位大人搭桥的人。”

孔有性低声道:“你不要乱说,不要与别人说过我们抓过这头人,你一会儿就去告诉几个抓人的弟兄,叮嘱他们守紧口风,知道了么?”

盂有德道:“大人,小的这便去办,只是小的有一句话话,不知当不当说?”

孔有性道:“却那里来的废话,你尽管说便是。”

盂有德道:“大人,咱们不能再打胜仗了。”

孔有性奇道:“你这却是什么话,我们当兵的,不打胜仗,难道打败仗不成?”

盂有德道:“大人,您每次都冲杀在前,每次都是我们左营最先上前,大人也屡次立下战功,可是,大人没有发现么?大人打的胜仗却多,那些文官就越喜欢派大人到最为危险的地方,一旦那里有难以啃下的骨头,我们左营便是第一个被派上去的。”

说到此处,盂有德停了下来,孔有性沉下脸,回想一下,确实如此,每次打了胜仗,升官没有自己,但是那里有难,最先上的便是自己。“

盂有德道:“大人,你看前军申副将,他一营兵额五千,可是最多只有两千人,吃了三千人的空饷,每次打仗,跑得最快,但是却从来不影响他升官发财,他是哨官时,您就是游击,现在他已是参将了,您还是游击,还不是因为他把空饷和兵部职方司人一起贪了么?”

毛有性回想一下,确实如此,那申定华极长于钻营,每次打仗,跑得最快,他的一营中,除去他的亲兵,其他的兵士,便如同乞丐一般,身无片甲,申定华也不让他们吃饱饭,省下的兵饷,都喂了一干文吏,莫名其妙的,他的头上便有了许多功劳,现在升到自己头上去了。

盂有德道:“将军,以后再上阵时,且记不要冲在最前,就算被安排在最前了,也不要乱冲,保存实力是最紧要的。”

毛有性本来想骂那盂有德有一番,但是最终却没有张口,他这一营兵,许多老兄弟都战死了,却没有抚饷,腆着脸去讨,却讨不来,反观其他几营,吃吃空饷,打仗乱搞一通,却连连升迁,而且都对自己不待见,看来确实不能这般下去了。

盂有德道:“大人,这次的粮不足的您可以自己补上,下一次呢,所以以后若是和奢家土司兵打,咱们也不要太用力了,说不定,打胜了,还有罪呢。”

毛有性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了,你下去罢,以后的事我自然省得。”

盂有德转个身下去了,这些亲兵,家丁,都是毛有性最为亲近的人,这些话在他们之间也能私下里讲的。

外面李群山听到此处,净眉头皱成一团,他却也是无法,自己也只是个武官,管不了这些事情,现在,情况都发展到了官军不敢打胜仗了,这大周朝的兵,不知还能用几年就要完全糜烂。

李群山也转身便走,这些事情,他也是有心无力,贪黑军饷的,决不止万直超一个人,整个职方司都有份,想来神都户部的大人们也有分润,管粮仓的官员也有分润,吴柄章想来也是知道的,但是吴柄章也不敢管,大周朝的官场有多大,这里面的水就有多深。

李群山带着两个亲兵,一摇二晃的往自己家中行去,二亲兵兴高采烈的说今天着万直超吃了亏的事情,李群山却是兴致不高,看到现在大周朝的军力如此,李群山心中着急,却是没有办法。

几人回到春花巷中,解雨早在门口张望,看到李群山来了,露出微笑。

狗剩阿求两人都不敢看解雨,两人都半头低了下去,一下子没有话说了。

李群山跳下马来,楼解雨的肩头道:“师妹,今天出了一点儿事情,我们回来晚了。”

解雨却只是为李群山解开了披风,两人一齐进了院子,桌子上早摆好了饭菜,解雨按住李群山坐下,道:“早知道了,你且快快吃饭罢。”

李群山接过筷子,挟了一口菜,春鸦早将两碗面条端了出去,两小兵在门外呼呼吞面条。

日光照进这小院子里,没有什么声音,李群山却是嚼得无声,解雨在一边看李群山吃,李群山吃一口,解雨便笑一笑。门外两小兵却是粗人,将那面条喝得山响,大声叫好。

日光从藤萝中漏进来,照得这小院金黄金黄的,一缕余晖照有解雨脸上,一缕乌发在在小风中吹起,仿佛是时间静止了一般。

李群山莫名其妙的伸出了手,摸向了解雨的脸,解雨也没有让开,任李群山的糙手摸到解雨如玉的一般的脸庞上。

李群山喃喃道:“师妹,有你在我身边,真好,咱们什么话都不用说,却明白彼此的心意。”

夜间,星晨初上,星光照了进来,李群山看着天上的星斗,两小兵早归了兵营中,这院中,只有李群山、解雨并春鸦三人。

李群山看星斗不语,解雨却静静走到了李群山的身边,为李群山披上一件衣服,靠在李群山背上。

李群山闻到解雨的发香,知道是师妹,也不言语,两人靠在一起,听着安静的声音。

解雨幽幽道:“师兄,我听阿求说今天你受了那万大人的气。”

李群山摸着解雨的肩头道:“不要紧,一个酸文人,算不得什么的。”

解雨道:“师兄,你不要当这个什么官儿了罢,咱们一起回巴山,服侍师父到老。”

李群山道:“我也没有受什么气,只是和那吴大人抬一下扛,与人斗,其乐无穷,我要是不与人斗,我会不舒服的。”这话却是安尉解雨的,回到巴山,那言方悦那婆娘,实在凶恶,解雨和那言方悦极是不对付,李群山如何能如此做。

解雨道:“师兄,你武功恢复的怎么样了?”

李群山道:“现在有了原来五成的水平了,大概与李观涛的水平常不多了。”想到李观涛,心中有些不乐,李观涛原本是个老实人,不想也被人暗算了,心中打定主意,照顾好程立挺,让李观涛一脉传下去。

这时一阵幽香传来,正是解雨的体香,李群山看到一边的解雨,星光之下,解雨份外秀美,樱唇琼鼻,目若珠帘,肤若神人,这等绝色佳人,倾倒于自己,真是天大的福报。”

平晌,李群山扶了解雨,道:“早此休息罢。”两人一齐回了房中。

等到烛光消失,院中落下一道白影下来。

那人用白巾蒙了面,人还没有落地,地上的沙子却分了开,不敢去碰她的鞋子。

这丽人长衣拖地,一袭白衣在夜色中如同要发出光一般,如同仙妃降世,只是立在那里,便让人不敢用眼去看。

正是魔教教主兰心雅。

她长袖一挥,一边闪出一女子,正是雪彩衣。

雪彩衣轻声道:“教主,我们已经守了他一年多了,起码为他打发了好几十个上门的仇人,教主,我们还是快快回天山罢,再不回去,说不定长老们要打起来了。

兰心雅轻声道:“解雨也不比我差,他今生有解雨相伴,想必今生不会再寂寞了。

雪彩衣轻声道:“他的武功恢复的不错了,教主不用再他担心,再过一阵子,他的功力全都恢复了,您在他身边就藏不住了。”

兰心雅不言,雪彩衣又道:“教主,从他下巴山开始,您先是暗自救了他十多次,那一次,他去当军医,差一点儿死在八角那地方,也是您救的,可笑他还不知道,以为那谭正坤的迷药那么好解,后来您竟然样自扮成解雨的样子,照顾了他一段时间,可笑他昏迷了,竟然不知道,您对他已然是仁至义尽,不用再担心他了,如今他有了新人,肯定是记不得您了。”

兰心雅轻声道:“彩衣,我其实恨不得他忘了我才好,解雨对他的情,不在我之下,他能慧剑斩情丝,将来他的成就,也会更高。”

雪彩衣道:“天下的男人,嘴上说得深情,其实没有那么坚定,这李群山不也接受解雨了么,我们走罢。”

两人看着李群山的房间,许久不曾言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