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时间停止的玄幻世界为所欲为 018.大梦谁先醒

作者:人之上 分类:网游 更新时间:2020-07-02 16:36:52

【当前任务:死里逃生。】

【任务描述:徐不裕,执迷不悟,堕入魔道!泣血蒲……(太长不看,累觉不爱)……】

【任务要求:爽感度不低于3】

【场景限定:徐府。】

【任务奖励:笔记纸(初级)X1。】

【任务进程已结束,爽感度评测中……】

【爽感度评测完成。】

【爽感度:8。】

【因爽感度不低于6,任务完成,奖励:笔记纸(初级)X1。】

【笔记纸(初级):可将指定目标的一项技能记入笔记当中,随时取用。】

…… 首发网址m.jjzw。cc

确认任务完成后,徐寅打开自己的系统面板。

【角色:徐寅】

【根骨:9】

【悟性:10】

【福缘:±9】

【境界:筑基境】

【剑气已领悟】

【炼体境:一重】

【断骨境:四重】

【剑骨:无】

【脏腑境:无】

【武功:无】

【剑法:灵犀剑法Lv1】

【法术:无】

【装备:灵犀剑】

【道具:修正带(中级)X2、笔记纸(初级)X1】

……

半个月的修炼,徐寅为了不引起怀疑,并没有以剑气磨练骨骼,铸成剑骨,自然还在筑基境。

当眉心的血色蒲公英也被随之绞烂,徐不裕连一句遗言都没有,便彻底身死。

随着他的生命迹象消失,头颅与身体都是逐渐腐朽,散落成木炭般漆黑的物质。

道化之雾失了根源,便随风而散。

另外两朵皮肉之花没了人心作养料,也迅速枯萎。

只有白色眼珠坠落在地,孤零零滚动到徐寅的脚边。

徐寅轻轻抬脚,轻轻放下。

将那可以用来炼制灵宝“监天”的眼珠子一脚踩得粉碎!

白色汁液溅射一地,异常浓稠。

古神和其眷属,乃至眷属后裔的每一个器官遗留都能与本体相通,即便远在千里,只要本体想做,便能隔空操纵。

将这只眼珠子留在身边,就等于是留了个监视器,自找麻烦!

原著中许多修士便是眼馋古神眷属的身体,集团狩猎,将其分尸之后炼制成各种灵宝——这种事情修士们干得多了,无论在哪本书里都是如此。

然后这么做的人,全都悄无声息地死了。

为了更加保险,徐寅甚至从心中窍穴逼出一口灵火,往地上一吐,将那摊白色汁液和枯萎血花,烧的一干二净。

恰时青薇仙子驾云冲入,他便顺手一捞,将其搂在怀中——却绝对不是故意吃豆腐!

呜呼,真香!

事后想想,徐寅不禁庆幸,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先去练了会儿剑。

如果以原本刚刚穿越的状态便与那徐不裕交手,就算初时能以时停占尽优势,但总不可能在众人面前对他下杀手,久而久之,等种子爆发,徐寅便会被困在外道之雾的封禁之中!

那就真的死翘翘了!

没有剑气,不能一剑斩断头颅,很难杀不死他!

而且徐不裕魔化之后,每一次受伤,其愈合处便会变得更硬,到时候连破防都难!

这本书就不得不重写了!

【叮!作家助手温馨提示,可重写次数:3。】

果然打BOSS之前先练级是好习惯!

徐寅软玉温香在怀,心中仍是在告诫自己,不能因为有时停就飘,这个世界危险诡谲之处甚多——全TM是他为了坑主角而想出来的!

果然亏心事不能做啊!

早知今日,他绝不会把那本瞎几把乱写的小说随便太监掉,就算真太监掉也决不用陨石遁,而是补上另一个结局:

一觉醒来,原来是梦!

……

回到此刻。

徐寅琢磨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左眼连眨三下,看向青薇仙子。

【角色:余青薇】

【称号:青薇仙子】

【好感度:106】

(好感度≥105:我爱他。)

徐寅暮然屏住呼吸,只觉得怀中少女的肢体更加柔软,更加滚烫。

穿越之初,青薇仙子对他的好感度还是89,仅止于“我挺喜欢他的”这一程度。

而现在,好感度却是暴涨到了106,直接跨越了“我喜欢他”,到达了“我爱他”的境界!

从相知到相爱,是两个跨度。

而这之间的跨度,是徐寅自己造就的!

再没有比亲自征服一个漂亮女孩更让一个老处男欣喜的了,徐寅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在升天台上。

……

旖旎的气氛并没能持续太久。

自己把自己搞成重伤的执法长老郑羊羽缓缓走上升天台,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四周。

他对徐寅竟然能自己脱困,还心存怀疑,也对那黑雾封禁,心存忌惮。

“徐寅。”

郑长老出声打断了小两口的痴缠。

青薇仙子面色羞红,连忙挣脱徐寅的怀抱,但她并未逃离,而是站在一旁,离徐寅极近。

徐寅打了个稽首:“郑长老。”

“咳!”郑长老捂着嘴咳嗽一声,然后将掌心血痰以剑气消融,问道,“你是如何脱困的,徐不裕呢?”

徐寅指了指地上的一摊衣物。

郑长老眉心一跳:“死了?”

徐寅点头道:“死了。黑雾升腾时,他的天目穴和两边额头各自长出一朵血花,他的血肉骨髓都被那三朵花吸收榨干。等徐不裕彻底死了,黑雾便自行散去。”

郑长老闻言后思量片刻,突然望向徐左徐右:“你们是?”

徐左:“我是徐左!”

徐右:“我是徐右!”

郑长老:“你们……”

徐左徐右异口同声:“少爷的所见所闻,即是我们的所言所闻!”

郑长老:“……”

“罢了!”

他摇摇头,又咳出些血丝。

升天台下,徐进往前一踏,整个人暮然跃起,在石壁上借力两次,便冲上高台,潇洒落地。

他看徐寅等人都在中间,便连忙走上:“怎么……”

到得徐寅身前,他突然顿住,望向地上的残骸,面色阴晴不定。

散落在地的衣物,衣物下干瘪的皮肉,还有干枯的皮肉之花,以及枯萎的蒲公英……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逐渐回忆起了二十年前的旧事。

徐寅察觉到他神色有异,想要出声询问。

徐进却抬手阻止了他,沉声道:

“二十年前,你堂叔为了回家过年,从邻国归来,路经一处山谷时失去了音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