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丹道元尊 第156章 已经响过数百下

作者:稚嫩的箭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5-28 19:35:16

上百双眼睛注视着场上修长的身影,顾盼流离。

场面更加剑拔弩张。

这场风波的主角江长安却两耳不闻外界的任何声音。

右手翻转,凝起一柄金锤,狠狠向七字第一个大字砸去。

“铛……”

电光火石,一朵火花迸溅散开——

字符完好无损,场中不免传来叹息之声。

以江长安灵泉眼境的灵力竟伤不了古字分毫!

手摇蒲扇的疯癫和尚无果大师陡然来到他的身旁,伸手递去一个朱红色的铁锤。

朱红色铁锤一出现,整个大殿中的温度仿佛都变成了盛夏酷暑,火红之色从中流露而出。

看上去外形就和普通的铸器铁锤并无不同,但却密布古朴符文,内蕴生机。 记住久久小说网址m.jjzw.cc

刻有古字,多是不凡之物。

“这是无果大师的玄黄锤!”也不知谁吆喝道。

江长安接过手来没时间答谢,就感觉手中一坠,铁锤“咚!”一声直接将脚边的玉石板砸的粉碎!

这铁锤竟有千斤重!

江长心底却暗暗惊讶,他运足了力气,双手紧握勉强将铁锤拿起举过头顶,“喝!”

“铛!”

诈响如雷,众人都感觉那被锤子砸中的不是太乙神皇钟,而是他们的耳朵!

当即有些人承受不住双耳流血,赶忙冲出门去。

这一锤,江长安手中积攒的灵力已经空出了大半,好在他的灵元足够不停运转犹如泉涌。

江长安再看去喜不自胜,那个古字隐隐有些与太乙神皇钟融到了一起!

当下忙着再次举起大锤开始熔炼那个“大佛古字”,努力将其化开,附着在钟面上不断锤炼。

整个过程就如同凡人打铁一般,将其反反复复的锤打,上面密密麻麻,烙印上无数纹络。

随着江长安不断的祭炼与摹刻,直至生出一种感觉,这个字渐渐与太乙神皇钟融在一起,而钟上多了一种莫名的韵味。

只是当他去认真感应时,发现还是那样普通,并无特别,但江长安有一种预感,只要将这些古字完全祭刻完毕,一定受益非凡。

可场上的局势已经是千钧一发。

司阳肥肉冷颤,道:“那看来魏家要执意插手此时了!”

魏无量轻展折扇,笑道:“本公子相信今日就算来的是家父,也一定会这样做。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天地宝物,本就应众人共享才对嘛?哈哈。”

司阳也懒得向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多做解释,而是冷眼看向魏无量身旁的欧阳乾坤,大声说道:“欧阳乾坤,老子警告你,你如果想与那个人为敌那你就尽管上!据我所知他可是每年都来这里上香拜佛。”

魏无量一愣,不明所以。可欧阳乾坤却身子一颤,指着江长安,一脸不可思议道:“你是说,他……”

“不错,他就是江州江家四公子江长安!他身后的人是谁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险地江州!怪不得……”

“原来是江家公子。”

“不可能啊,我怎么听说江家公子在多年前离了江州,至今未有任何消息,而且有传闻已经死了。”

场面一下子像是滚烫的热水沸腾起来。

……

欧阳乾坤收起架势,所有的杀气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言不发转身向门外走去。

魏无量懵在当场,本来以为可以好好出口气,急忙挽留道:“欧阳先生这是……”

欧阳乾坤头也不回,看不出斗篷中什么表情,道:“恕老夫直言,小公子刚才之言行真是愚蠢之极!”

“欧阳先生何出此言?司阳口中那个人他究竟是谁?”魏无量压制住心中随时要喷涌而出的怒火,冷冷道。

黑袍中沙哑的声音像是沙漠中许久不喝水的人:“老夫可以告诉你,泥陀寺可以为了他打破千年铁律,寒铁盟也能为他倾尽所有人,至于古圣地临仙峰,老夫就不知道了。”

“我临仙峰自当全力相助!”

一道白色身影冲入厅中立于青鸟身旁,众人望去只见来人身姿曼妙,正是妙龄。

只是与青鸟粉黛桃花轻灵多娇不同,她更显清冷,美丽的脸蛋上极少出现感情波动,那是深入骨髓的冷漠。

“如果我没看走眼,这位可就是临仙峰与青鸟齐名的圣姬白鸢?”司阳问道。

白鸢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看任何人,只是掏出手中一枚赤红色的令牌。

眼尖的人认出当即惊叫道:“是五方令!”

传言被古圣地下了五方令的人,临仙峰会永无止境的追逐,一直到那人死后才罢休。

曾有夏周皇室一位王爷的好色世子因图美貌,奸杀了临仙峰的一位弟子,被下五方令后躲到了皇宫,最终还是被女帝一位圣姬潜入皇宫所杀。

自此,八荒十九州,不知临仙峰,但知五方令。

白鸢淡淡道:“女帝有令,任何伤害江公子的人,接临仙峰五方令,上古圣地愿与其不死不休!”

欧阳乾坤一顿,听出了重点,道:“女……女帝竟来了!?”

白鸢没有回答,但寓意已经非常明显,欧阳乾坤声音打颤道:“小公子,老夫劝你,赶紧禀告老爷现在马上动身前往江州登门道歉,兴许还来得及。”

“为何?!这江家我听过不就是一门御灵的,有什么了不起的。”魏无量不屑道,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没有什么好怕的。

他就不信,这世上还有比得过魏家的世家,就算有,到了沧州也得老老实实的乖乖听话。

魏无量哪里知道,自己的认知不过是一叶障目,犹如井底之蛙,殊不知天地之广阔,万物之浩渺。

欧阳乾坤摇了摇头,道:“各位做个见证,我欧阳乾坤自今日起与魏家再无瓜葛。”

“欧阳先生,你……”魏无量敢怒不敢言,“那请问先生去哪儿?”

欧阳乾坤没有再犹豫,驾驭神虹离去,只留下两个字余音在体内厅中回荡:“逃命——”

魏无量颓倒在椅子上,像泄了气的皮囊。

如今孤掌难鸣,他可没傻到一个人跟三大势力对抗。

“铛!”

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江长安的身上,此时锤声已经响过数百下。

每一下都有灵力激洒溢出,也就是江长安顶的起如此大的消耗,要是其他人恐怕早已累垮了不可。

如今第七个字符已经接近尾声——

江长安又打了三十多下,终于所有字符完全融入到太乙神皇钟上。

七个字刚好围着钟面环成一个圈,细细的纹路微不可查。

但此时的太乙神皇钟已经不再是一个粗胚,表面上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多了细密的纹路竟有些奇异的法韵在其中。

道韵其中,佛法自成,玄妙上法,无尽非凡!

虽然人人都是一副羡煞的样子,但有三大势力作保,没有人再敢打太乙神皇钟的主意。

无因大师笑呵呵说道:“看来江小兄弟是有佛缘之人,幸好老衲曾说过能取走这七个字的人就相赠与他,不然这七个字就算老衲恬不知耻的再想要回来,也是没有可能了,哈哈。”

“哈哈……”所有人跟着笑起来,一直紧绷的气氛总算缓和了不少。

“老头儿,谢了。”江长安把玄黄锤物归原主。

突然,那方没了字符的青石开始剧烈颤抖。

“怎么会这样!”

江长安这才明白刚才菩提眼看不通透的原因,这时正要再向青石看去。

“砰!”

整个青石顿时炸开,从中蹦出一道白光在厅中绕了几圈冲了出去。

“石精!”

“这佛韵竟蕴生出了石精!”

“传说石精是吸收了天地日月精华,以天为父以地为母,万年难遇,而且据说石精能通晓万物,万事皆知,自然也知道上古大神留下的宝物,不能让他逃了。”

一行人竞相使出各种本事向屋外冲去,江长安也不甘落后,收起太乙神皇钟,金虹亮起一溜烟飞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