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纵然冰封,也当盛放?”辉夜姬重复上面的话,“这是写给master您的吗?”

“不知道。”白乐看到这行字的时候打了个寒战,如此犀利的行楷汉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难道是白帝临死前留下的?

不,他死的时候这座城应该还没被冰封,这行字明显是刻在冰面上的。

还是说,有后来者来过这里?

“master,您在想什么呢?”辉夜姬打断了他的思绪。

“哦,我在想你说的‘剑之罡气’在哪里。”白乐回应。

“别想了,这座城池是那老东西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献祭封存起来的。”

“身体!?”白乐讶然。

“是的,那老东西知道自己要死了,使用超阶魔法‘冰之结印’将白帝城封藏,现在你所看到的冰层冰面冰柱什么的,都是这种法术留下来的产物。”

“超阶魔法?等一下,什么是超阶魔法?魔法分很多级吗?”

“是的,在法师和术士中,法术总共有九阶,所谓的超阶魔法是凌驾于这九阶之上,是只有神灵才能使用的法术,凡人要想使用必须用东西作为献祭,献祭的祭品质量与法术效果相关联。” 记住久久小说网址m.jjzw.cc

“只是没想到那老东西那么狠,竟然拿自己的身体当祭品。”辉夜姬挤了挤她那修长的凤眉,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

“你说的老东西,是夫子吧。”白乐试探地问。

“呵呵,不就是安东尼·甘道夫嘛,你们叫他夫子,我可不买账!”

听辉夜姬这话的语气,应该是和夫子有过不少过节。

白乐汗颜:“嘛,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过去的都过去了。”

“对呀!现在我才是最后的赢家,现在陪在master您身边的是我!”辉夜姬得意洋洋地说道,一把抱住白乐的狗头。

所以,你说的赢是指哪方面啊……白乐敷衍地笑笑,他用狗掌轻轻触摸王座的冰面,只觉得一阵拔凉。

好冷,手放上去好像要随时结冰一样。

“这就是说,我们即使打开了白帝城,剑之罡气还是得我们自己去找,对吧?”

“不,master,不是我们,是我。剑之罡气是你的前身留下的,它是白帝的灵魂和心脏,只有你才能感应到它的存在。”

“是吗?可我什么也感应不到啊。”隔着透明的冰面,看看现在这副模样,他这条狗真的能和传说中的白帝相呼应吗?

“master,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辉夜姬忽然说,“这王座像是准备给您的,要不您坐上去看看?”

“哈?”

白乐心里发虚,真的假的,这怎么好意思,不,首要问题不是这个吧。

这一屁骨坐上去,屁骨不得烂掉?

“这就是考验您的时候了,快快快!行动起来!夜夜也想一睹您君临天下的风采嘛!”辉夜姬如此催促,白乐只好照做。

他换上“轻井一郎”的装束,以一个“人”的样子坐在这冰封王座上。

他轻轻地,妖娆地蹲下身,眼看臀部慢慢贴向座椅的冰面。

“噌”——

就在他接触冰面的那一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时间蓦地静止,所有的一切归于岑寂。

包括外面的暴风雪、虚掩着的大门、因为脚印裂开的冰面、以及面前的保持惊讶状的辉夜姬。

仿佛所有的事物凝结成了冰,一动不动。

“喂,夜夜,别吓我呀。”白乐尝试触摸辉夜姬的脸颊,可是他自己也被某种无形的束缚禁锢了。

可恶,动弹不得!

座椅边缘的水滴也悬停在半空中。

白乐俯首,发现那水滴所落的位置正好是地板上那两行字。

“纵然冰封,也当盛放,纵然冰封,也当盛放,纵然冰封,也当盛放……”白乐无数次念叨上面的那行话,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终于,他按捺不住了,怒吼:“我去他马的冰封,给劳资盛放啊——”

这一声出,水滴突然开始运行,它轻盈地滴落,正好落在那两行字上,融化了冰面上的字迹。

旋即,整个冰面陆续融化,然后“咔嚓”一声,所有结冰的地方霍然粉碎,化作无数像花一样漂浮于空中的冰晶。

那些冰晶对准白乐旋转,每一片都像显示屏一样放映着某些特定的片段。

“王,别走。”

“白儿,切莫冲动,冲动是魔鬼。”

“主公,拿下这北冰城,我们就统一全人界了!”

“阿乐,我好想你。”

“从今天起,我们的军队就叫白家军!我的名字叫做——安东尼·白·尼奥!”

“白帝万岁!”

……

“主公,你醒醒,你醒醒!开会呢!”

“别喊了,主公一定是累了,让他休息会儿吧。”

“没理由呀,他不是才刚起来吗?夫子,您怎么看?”

一旁靠坐的老人笑而不语,他有一副安详的面孔,银白色的长发梳得整齐,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把他的皮肤变作开裂的古树或者风化的岩石,但线条依旧坚硬,轮廓清晰,银灰色的眸子里跳荡着光。

“白儿,该睁眼了。”老人轻轻拂袖,坐在椅子上的白乐这才睁开朦胧的睡眼。

咦?这是哪里?

摆在白乐面前的是一张长方形会议桌,桌子两边坐满了人,说是坐满了人,不过也才四个人而已。

抬头,是茶色的天花板,天花板上悬挂着一盏水晶吊灯,灯光照亮了这狭小的空间,大约百来平方米。

等等!什么情况?他刚才明明坐在王座上,怎么画面突然一转,变成这副模样了?

“主公,您,您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女声在白乐的耳边响起,朝这个方向转过去,他看到了一张令人心动的脸——她是有细长而笔直的黑发,皮肤白得接近透明,腰肢纤细,身材凹凸有致,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对漠视一切的冰蓝色眼瞳,傲岸而高冷,让人不敢靠近,但脸上的那颗泪痣却又将这距离硬生生地给拉了回来。

白乐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明明是第一次见的面孔,却觉得格外亲切。

他忍不住去摸对方的脸,并极力喊出她的名字:“清……霜……”

女孩的脸瞬间涨红,吞吞吐吐地开口:“主,主公,你,你干,干什么!”

“嘘嘘——”

一旁响起热烈的口哨声,像看热闹一般拱火。

“阿拉,巴鲁,你是不是又皮痒了?”妖精女孩亮起她的佩剑。

“不不不,我错了,凌,你放过我!”红鼻子的矮人连忙求饶。

白乐不知所措地望着这一幕,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

这个矮人,就是年轻时候的鲁大师!

“行了,你们俩别闹了,主公,该开始正事了。”方桌对面的小男孩一脸不耐烦地说道,他的体格娇小,穿着件带兜帽的小熊睡衣。

“阿拉?飞鼠,你敢命令主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嫉妒我和主公走得近,从小缺爱还得不到主公的垂青,真是意料之中的可怜呢。”

“切。”小男孩愤恨地咋舌,“你是想打架吗?”

“来呀,谁怕谁啊?”

两人四目相对,火星味十足,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

“好了,你们两个,都坐下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