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久久中文 > 武侠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要账1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第二百九十一章 要账1

作者:流浪诗人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19-04-14 21:50:11 来源:yuanzun

就在玄刀堂帮忙遣散那些帮众之地的时候,西山这边并没有因为胜利而喜悦,反而气氛有几分凝重。

赵远已经昏迷三天三夜,到目前为止还没醒来。

“宗主,他现在怎么样了?”

苍无霜有些着急的询问着宗主,而宗主则刚刚替赵远把过脉。

宗主缓缓把手从赵远的手腕之上收了回来,道:“他体内的脉息虚弱,不过已经并无大碍!”

赵远所接的哪一掌可是敌人倾尽全力的一掌,威力自然不容小视,而当时赵远经过连续大战,内力已经弱了不少,接那一掌已经多少有些勉强,虽说用自己残存的内力化去了不少的劲道,可还是身受重伤。

现在这股在他体内那股内劲已经全部被化去,可是赵远也内腑也身受重伤,现在勉强保住了小命,却一直都是昏迷状态。

在场的人谁都担心赵远,担心梵天教人去而复返,所以只有谢云楼暂时离开,其余都还暂时留在这里。

宗主微微摇头,道:“他体内脉息已经算是平稳,却还有几分虚弱。只不过性命已经并无大碍。”

苍无霜再次问道:“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宗主微微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

说着,看向了逍遥子,道:“不知道阁下觉得?”

逍遥子道:“等片刻之后老夫给在施一套针,看能不能祝他度过难关。另外,无霜姑娘,老夫还有话对你说,这边前来!”

苍无霜有些心疼的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赵远,有些依依不舍,旁边柳芷晴道:“苍姑娘,你先去吧,这里有我照顾着呢。”

实际上,这心里,柳芷晴和苍无霜一样,同样非常的着急,唯一的不用就是她没有表露出来,毕竟整个铁血门要是谁都乱了套,那岂不是被人不攻自破?

苍无霜点点头,跟着逍遥子出了房间,走到屋外,苍无霜道:“逍遥子前辈,不知道有何指教?”

逍遥子道:“指教谈不上,不知道姑娘可知道最近玄刀堂的动静?”

苍无霜脸色一沉,道:“难道他们又想来生事端,待本姑娘前去灭了他们在说!”

逍遥子连忙笑道:“姑娘别着急,实际上,老夫觉得,玄刀堂也是梵天教所利用。”

苍无霜疑惑道:“他们被利用了?”

说着皱起眉头想了想,道:“的确有这种可能,五湖帮当初勾结梵天教,最后被剿灭,玄刀堂原本原来就是以五湖帮马首是瞻,却正是因为又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并没有参与五湖帮的那些事情上去,朝廷这才放他们一马,他们不可能笨到为了和我们一较高低再次找梵天教,定然是被梵天教连哄带骗,这才不小心被梵天教所利用!而且现在玄刀堂也是树倒猕孙散,这些天也开始变卖那些产业和珍宝之类的,用来遣散那些帮派之中的弟子!”

苍无霜道:“他是担心锦衣卫或者朝廷追究起来,这些弟子也难逃一死,只要把他们遣散离开,朝廷要追究起来也很难,而且这些弟子根本就不知情,那他的家眷呢?”

逍遥子道:“此人也有几分硬气,家眷一个都没逃。估计也就是想一人做事一人当吧。老夫这几日也让人去盯着。”

苍无霜突然有些不解,疑惑道:“那逍遥子前辈让晚辈出来,又是为何?”

就连苍无霜自己现在都有些不清楚逍遥子的意图。

逍遥子道:“玄刀堂虽说平日也和不少商贾有着上生意往来,现在玄刀堂落难,那些玄刀堂欠银子商贾也就连夜上前,以非常低的价格买走了他们不少东西,然而那些欠玄刀堂银子的银子,一个个不是闭门不见,或者就是远走他乡,估计他们也觉得玄刀堂这次在劫难逃,打算等玄刀堂被朝廷处置之后,他们自然也就不需要在还那些银子!”

虽说玄刀堂和铁血门现在多少是敌对关系,不过听到此,苍无霜还是有些生气,道:‘“都说无商不奸,这些商人看到别人落难,不雪中送炭也就罢了,居然还落井下石,实在可恶!”

逍遥子道:“的确如此,所以现在徒儿昏迷,我们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现在正在昏迷之中,另外,玄刀堂勾结梵天教之事,此事也不用让朝廷知晓,除此之外,玄刀堂虽说派人攻打我们,不过这所谓成王败寇,他们已经输了,我们也没必要把他们赶尽杀绝!现在杨开昏迷,柳大小姐还得组织庄内的事情,至于这外面事情,就得有劳你出面了。”

苍无霜仔细想了想逍遥子的意思,点点头,道:“好,此事我立刻去办!”

说完,回头看看赵远的房间,现在她可一刻都不想离开。

逍遥子安慰道:“你放心,这么多人都在这里照顾着,他不会有事的。”

苍无霜这才点点头,转身离开了院子,找来了武冈,武冈到底什么来历,苍无霜清楚。

见到苍无霜之后,武冈道:“苍姑娘!”

苍无霜也没废话,直接道:“本姑娘现在要你办两件事情,第一,以杨开的名义给指挥使大人送一封信前去,不用朝廷追究玄刀堂勾结梵天教的事情,毕竟他们只不过被人利用,此事铁血门自己来处理,这毕竟是江湖之事,也就有江湖门派自己来处理。第二,派人立刻调查那些欠了玄刀堂银子,最后躲了起来,打算赖账的,统统给我拔出来!”

武冈虽说是锦衣卫,可他现在铁血门人,苍无霜又算得上玄刀堂的第二号人物,现在赵远昏迷之中,柳芷晴主内,她主外,自然要听他的,于是立刻答应,连忙派出人调查此事。

锦衣卫办事本来就快,没多久,好几个容易被调查就被查了出来。

苍无霜拿着名单,对武冈道:“找一群人,跟本姑娘去要账。”

片刻功夫,二十多号人也就跟着苍无霜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西山,直奔扬州城。

他们率先抵达便是扬州城中的李记布庄,现在李记布庄正常开着,不过一旦玄刀堂的人前来,他们便立刻关门,玄刀堂的人一走,他们也就继续开门,起初玄刀堂来的还比较勤,可这一两天已经没人来了。

“父亲果然妙计!”

屋内,这李程笑着对自己父亲说道。

李木然端着茶杯,哈哈一笑,道:“这玄刀堂落败,被铁血门吞并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他们居然还和梵天教有来往,五湖帮那么大势力,还不是一天时间被铲除得干干净净,他玄刀堂难道有五湖帮那么大势力?现在玄刀堂知道自己大难临头,已经开始遣散门下弟子,要不了几日,他们连可派之人都没有。这账就也就是死帐了。”

李程道:“的确如此,现在天下都知道这玄刀堂和梵天教勾结,要不了多久,这朝廷也就会派人下来问罪,他们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心思理会我们。”

李木然哈哈大笑,端起茶杯,美滋滋的喝上了几口,就在这时,下人突然前来禀告,道:“老爷,不好了,外面来了一群人!”

李程怒道:“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来闹事?”

下人道:“好像是……他们自称铁血门!”

李木然手里的杯子不由得一震,惊讶道:“什么?铁血门?”

李程惊讶道:“铁血门?我们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啊,他们怎么找上门来了?”

李木然想了想,的确如此,想了想,便道:“走,出去看看!”

两人匆匆忙忙的走到了前面,此刻原本用来做生意的柜台前面已经站着好几十个大汉,而他们领头便是一个面带薄纱的女子,这女子浑身上下带着一股让人感觉看在眼里都有几分寒意的气息。

李木然上前一拱手,道:“这位姑娘,鄙人是掌柜的,不知道光临小店,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们这里可有来自各地的最好的布料!”

苍无霜冷哼一声,其中一个大汉走上前,一抖手里的一张纸,道:“你是掌柜的最好,你可看清楚了,这些是否你们欠玄刀堂的欠款?”

李木然仔细一看,心里一惊,这上面果然是自己欠玄刀堂的银子,丝毫不差,勉强一笑,道:“姑娘,小店虽说小本经营,可从来没欠过别人的银子,不知道姑娘是从哪里找来的证据!”

苍无霜冷哼一声,道:“看样子你果然是想赖账了,你么你这些商人,玄刀堂出了事情,你们想撇清关系也能理解,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为了自保不雪中送炭也就罢了,居然还落井下石,既然如此,本姑娘也不会对你们客气!”

李木然道:“姑娘你可别吓老夫,这朗朗乾坤,你难道还能杀了老夫不成!”

苍无霜道:“我怎么可能杀你!”

说着,转过身,对那些围观的百姓道:“本姑娘今天在这里也就放下话来,这人作为商人,卑鄙奸诈,欠债不还,尔等要是还有人在这里买布匹衣料,那就是和我铁血门作对,本姑娘会安排人在这里守着,谁胆敢来买,我们可都记着,另外,谁敢埋东西给他们,同样如此!”

撂下这句话,苍无霜带着人转身就走,也不多停留。

“呸!”

李木然对着苍无霜背影就是吐了一口唾沫,道:“老夫长这么大,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凭你几句话,就像吓唬老夫,做梦去吧!”

说着,朝那些围观的百姓道:“大家不要怕,她也就吓唬吓唬人而已。今天老夫心情好,店内的布匹全都打个九折。”

若是平日,这话一放出来,不知道的多少人都蜂拥而至,可是现在,那些百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没人上前。

铁血门刚刚灭了玄刀堂,威名四起,这些也都是一些老百姓,谁敢去招惹?

李木然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连忙道:“你们别怕,那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而已,吓唬吓唬人而已!八折,八折!”

终于,有人心动,刚刚迈出一步,就被同行的拉住,然后指指马路对面的茶馆,他一看,却发现一个大汉此刻坐在那里喝茶,一脸严峻的盯着这里,而那身打扮,却是先前铁血门一路。

老百姓其实也就想图个平平安安,那里敢去招惹事端,于是连忙退了回去,慌慌张张的离开,片刻的功夫,原本门庭若市的店铺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面对李木然的招呼,一个个好像都没看见一样。

“父亲,这有些不对劲啊!”

李程有些担忧,心里却还是有些疑惑,道:“这铁血门和玄刀堂不是对立的,怎么突然帮玄刀堂要账来了,难道他们打算接受玄刀堂的地盘了?”

李木然摇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的,都说这青龙不压地头蛇,我就不信了,他铁血门能让我们这生意都做不下去?”

这话刚说完,便只见他夫人和儿媳妇有些气呼呼的走了过来,等她们走近之后才疑惑道:“夫人,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气成这样?”

他夫人有些气恼道:“还有谁,还不是那个胡老板,刚才我和儿媳去看看首饰,看上一支金钗,都准备付钱了,那知道这胡老板突然跑了出来,说这东西不卖给我们,即便出高价也是如此。你说气不气人,有生意不做,这不是傻是什么?”

李程和李木然相互看了看,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刻对自己夫人身边小丫鬟道:“灵儿,给老爷去对面买一坛酒来,什么酒都行!”

他夫人疑惑道:“老爷,你不是不喝酒,怎么买酒?”

李木然没回答他,很快,灵儿去而复返,道:“老爷,他们不买!”

李木然道:“是不卖还是没有了?”

灵儿道:“是不卖,他们哪里就可还多着呢,不过他们说了,即便是老爷亲自登门,也不卖!不管给多少银子也都一样!”

他夫人顿时有些不解,奇道:“这些人都疯了,有钱都不转,还给多少银子都不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